台灣愛之希望協會 (hope)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           
發信人: GAYPOWER (★同志情慾激愛★)    看板: motss
日期: Sat Sep 11 10:34:44 1999
標題: ●無辜染上愛滋病 婦人吶喊為什麼 


 【記者楊索、張文調查採訪】五十歲的古月珠(化名)不明白自己
為什麼會染上愛滋病?她聽說「這是一種不名譽的病,而且,沒有藥
救了。」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她,心中十分疑惑,而且難以接受醫生
的宣判。

 古月珠居住在花蓮縣一個小小的山地聚落,她從小生長於斯,族人
彼此相識。古月珠的丈夫十多年前因肝硬化過世,以後她認識了一個
西部來的排灣族,兩人同居了十年,兩年前同居人死亡,這就是她全
部的感情生活。

 古月珠的婆婆住在隔壁,她說,她們住在同一個小村落,左鄰右舍
都認識,古月珠生病前天天到山上種地瓜,也沒有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到底為什麼會得愛滋病呢?

 走進這個破落、貧瘠的聚落,踏入陰暗的鐵皮屋二樓,住家的樓梯
是生蛌瘍K板,踏在其上,鏗鏘作響。初見古月珠,令人嚇了一跳,
她的身軀乾瘦,臉龐黧黑瘦削,只有眼睛的大窟窿猶熠熠發光。

 發病的古月珠躺在地上通道睡覺,身旁堆著從慈濟醫院領回的藥包
,古月珠的眼神像受傷的野獸,她問說:「你們是不是要來問我有沒
有男朋友,才會得這種病?」

 今年七月初,古月珠因為下痢、發燒住進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
因為發燒一直未退,又查不出原因,慈濟醫生決定為古月珠驗血,並
送至台北榮總檢驗是否和愛滋病有關;在做過西方墨點法,證實古月
珠已罹病後,慈濟副院長、感染控制科主任王立信醫師進行了解古月
珠的感染途徑。

 根據古月珠的女兒古彩蘭(化名)的說法,雖然她曾提醒王醫師,
古月珠曾於前年十一、二月間在慈濟開刀輸血,有沒有可能和輸血感
染有關;不過,王立信只詢問古月珠有無性伴侶?前一任同居人有沒
有跑船?古月珠回答有,王立信在七月十七日就完成了傳染病報告單
及後天免疫症候群個案報告單送交縣衛生局,再轉向衛生署報告。

 後天免疫症候群報告單列有可複選的感染危險因素,首項即為「輸
血」;但是,縣衛生局證實,王立信只勾選第十二項「與異性有性交
」,衛生局也據此呈報給衛生署,列為感染原因。

 由於古月珠及家屬均無法接受她是因性行為感染愛滋病,但是,古
彩蘭向醫生提出質疑的說法又不被重視,在今年八月初,古彩蘭找到
本報記者,要求幫忙進行了解。

 記者先向衛生署詢問,說明病患家屬懷疑感染愛滋是和輸血有關。
一星期後,衛生署主管官員回答說,經過花蓮縣衛生局進行了解,病
患去年確實在慈濟動過手術,然而只是局部的小手術,並不需要輸血
,病歷上也沒有輸血的血袋號碼紀錄。

 不過,古彩蘭卻堅持有輸過三袋血,並且,這三袋血是她親自去血
庫領取,所以,她記憶十分深刻。

 因為家屬十分確信,八月三十一日,記者又要求衛生署詳查,主管
官員再度進行了解後,仍持相同說法:「病患並沒有輸血」,他並做
初步研判,認為病患罹患愛滋是「個人問題」,而家屬了解有限。

 古彩蘭不滿的是,在醫生填寫通報單時,她就已說明過,可是,卻
不受重視,同時長達一個月的時間,也沒有人再詢問過她們,就遽以
認定她母親是因為性行為感染愛滋病。

 在衛生署關切下,花蓮縣衛生局上星期赴古月珠家中訪視,古彩蘭
又重申古月珠曾輸過三袋血,懷疑病情和輸血感染有關。

 衛生局一課課長陳淑珍說明,該課在八月五日左右,曾以電話向慈
濟感染控制組查詢,希望查明古月珠有無輸血紀錄?次日,慈濟感染
控制組工作人員則回電說「病歷表上沒有輸血紀錄」,這是該課呈報
給衛生署的來源。

 八月二十七日,衛生局則以正式公文要求慈濟查明古月珠的輸血紀
錄;而記者直接向王立信醫師詢問此事,王立信的說法則是「病人有
輸血」,他已開始核對輸血紀錄。

 基本上,王立信仍認為古月珠的病情是由同居人傳染的可能性較大
,他說:「愛滋病的潛伏期很長,如果是輸血感染,不可能那麼快發
病,而古月珠已經發病了。」

 然而,根據衛生署發布的愛滋病手冊記載, 愛滋病的潛伏期是「
六個月至十年之間」,也就是說,不無可能和輸血有關。

 另外,據古月珠的描述,她已逝的同居人雖然跑過船,但那已是十
二年前的事,同時,同居人過世時,死亡診斷是「腦膜炎、肝硬化、
糖尿病、肺結核」,並未註明是愛滋病,「醫生為何能確定跑過船就
和愛滋病有關?」

 王立信說,他確實很難證明,古月珠的同居人和感染途徑有關, 
王立信同時說,他勾選的考量是,古月珠的同居人有出現肺結核症狀
,這種病和愛滋病有關;記者再詢問「問題是並沒有正式診斷古月珠
的同居人有愛滋病」?王立信則回答「愛滋病通常都不會寫在病歷上
。」

 並沒有確切證據顯示,古月珠是因為同居人感染,為什麼醫生當時
不思考輸血感染的可能性?對此,陳淑珍課長說:「這是很離譜的事
,我們也不了解醫生為何這麼做」。衛生局一課課員張秀芬表示,她
們如果去做愛滋個案訪視,第一句話就會問「有沒有輸過血?」而古
月珠既然輸過血,病歷上一定有血袋號碼,她不了解,為什麼醫生不
針對多重可能性去核對?

 古月珠確定輸過血,已是不爭的事實。九月四日,在衛生署辦公室
,後知後覺的官員露出尷尬的表情,他說:我快昏倒了,「怎麼會這
麼離譜?」官員說,他剛剛和衛生局通過電話,確定病患真的輸過血
。面對記者,官員承認,他實在無法解釋此事;不過,對於愛滋病防
疫體系的缺失,官員解釋,各縣市衛生局工作人員經常業務調動,可
能承辦愛滋業務的工作人員未受訓練,所以產生誤差。

 之前,慈濟又為何說古月珠沒輸血?衛生局的解釋是慈濟感染控制
組「可能沒看清楚病歷。」

 對於古月珠一案,官員則強調,既然古月珠有輸過血,衛生署將針
對古月珠輸血的時間、日期、血袋號碼、捐血來源進行追查,查明是
否和輸血感染有關。

 住在山地部落的古月珠,還在等待官方「給她一個說法」;不僅如
此,如果古月珠的感染途徑是來自輸血,也涉及兩百萬元的實質救濟
權益,更令人憂心的是,輸血源若是帶原者,是否將散播病毒。

 古月珠的案例顯示,台灣愛滋通報系統的粗糙,衛生署未能確切掌
握愛滋感染途徑,又將如何做好防疫?同時,衛生署過去發布的愛滋
 病例感染因素統計,可信度亦再度遭受考驗。

Copyright 1999 China Times Inc. 
--
* Origin: 中山大學-美麗之島BBS * From: 163.32.129.98 [已通過認證]
--
* Origin: 中山大學-美麗之島BBS * From: 140.142.171.127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