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濃後生會 (mca)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           
發信人: zachariah (no pain no gain !)    看板: mca
日期: Wed Sep  3 18:04:32 2003
標題: Re: 給眾多交工的朋友

 我今天早上在家收電郵時
 第一封即是這次參與文學營的學員寄給我的一封信
 信的內容就是我大學同學fansss所貼的這篇文章
 我對這消息也很驚訝說
 裡頭有簡單說明現下各團員的近況
 
> ==> fansss (。。新天堂樂園。。) 的文章中提到:
>  作者  leband (天外來客)                                    看板  L.E.Band
>  標題  給眾多交工的朋友
>  時間  Mon Sep  1 15:33:00 2003
> ───────────────────────────────────────m
> 眾多交工的朋友:
>                                                                                 
> 久違了!
>                                                                                 
> 從去年底的最末一場演唱會後,交工樂隊便未與大家見面。期間,很多朋友透過各種
> 方式詢問:為何交工樂隊消聲匿跡了?
>                                                                                 
> 我們知道,面對長期支持交工的朋友,以及我們自己,必須勇敢且誠實地回答這個關
> 鍵性的提問。近八個月以來,從論爭、辯證、沉澱,到釐清各自要走的道路,以及定
> 位彼此未來的關係,交工的團員沒有逃避與自己的生命、創作及朋友的期待對話。很
> 慶幸,在這段稍嫌冗長的過程中,我們仍未喪失一貫的豪邁與熱情。以下,請容我們
> 以文字稿的方式,向大家陳述我們的過程。
>                                                                                 
> 首先,是感謝。1999年,交工樂隊成軍於美濃反水庫運動最艱困的時節,樂隊初期的
> 創作與表演扣結著運動的張力與節奏。由於無數友誼、情義與熱情理想的投入,不僅
> 迫使官方暫停美濃水庫計劃,也讓交工在克難的環境中存活,並逐漸成長。憑著『我
> 等就來唱山歌』與『菊花夜行軍』兩張專輯,交工獲得三座金曲獎,並巡迴歐洲,在
> 世界音樂的舞台發聲,促成台灣流行音樂史上的首航。這樣的成績雖不算輝煌,卻是
> 大家與交工共同努力的成果。
> 今年一月,在朋友的期待中,我們討論過去的支援性作品,集結為第三張專輯(以下簡
> 稱合集)的內容,並啟動錄製的工作。和往常一般,過程中討論、爭論無數,但這次,
> 我們似乎觸及到了根本性的岐議;我們必須向長期支持與關心交工的朋友承認並抱歉
> :交工樂隊沒有能夠安然渡過成團以來的最大危機。
>                                                                                 
> 我們警然發現,在過去的工作中,交工的團員們皆以極大的使命感與熱情壓抑住內部
> 或內在的矛盾。這些矛盾所涉及的面向包括組織關係、領導方式、音樂風格與工作態
> 度。面對矛盾,健康的做法應是在問題起始時通過討論取得協議。但從2000年首次取
> 得金曲獎後,交工即面對『下一張專輯會不會更好?』的龐大創作壓力,『菊花夜行
> 軍』出版後,交工更忙於全國性及歐洲的巡迴。2002年的二度金曲獎,更讓交工的表
> 演邀約達致高峰,粗估去年的表演場次可能在六十場上下。
>                                                                                 
> 一年六十場次的表演對於一個分工體系完整的樂團而言,遠不足以構成挑戰。但對於
> 沒有固定行政人員及後勤支援的交工樂隊而言,卻是沉重的負荷,更何況團員不僅分
> 居南北,且大部份各有其它的工作。到了去年底,眼尖的朋友不難發現,交工的現場
> 音樂已出現疲態。現實裡的苦衷是,交工的唱片銷售並不足以攤平製作成本,必須靠
> 現場演唱及現場銷售貼補開支、解決生計。至於團隊內外的主客觀拉扯,只能暫時以
> 硬撐及自我壓抑,含糊應付。
>                                                                                 
> 今年初,在大家都不滿意的狀況下,我們結束了合集的錄音工作。我們發現,團隊內
> 部的情緒張力已經嚴重阻礙深刻討論與互動的可能,於是停接外界的演唱邀約。經過
> 三個多月的沉澱,一直到今年中,交工的團員才能以同志的態度,冷靜地表達各自的
> 想法,面對彼此的差異。
> 是次集會中,針對樂團的發展,有兩種思路成為討論的主軸。一是認為樂團應強化專
> 業,廣拓風格;二則主張音樂應回歸生活面,使工作即生活,生活即工作。這兩種思
> 路並非針鋒相對,互不相容,兩方都同意彼此的合理性。然而,大家心裡都很清楚,
> 樂團成員的工作關係已屆分水嶺,該是祝福各自發展的時刻了。也許是我們終究沒能
> 超越眾多搖滾樂團經歷過的宿命,又或許是真正的藝術工作者,得堅持所該堅持。
>                                                                                 
> 最後一次集會後的場景有點類似Alan Parker的電影『Commitment』尾段:永豐離開臺
> 南縣政府,失業了兩個月;生祥找尋section player製作公視『寒夜』第二部的配樂
> ,但未久因經費短絀中止;冠宇接了一些錄音的case;阿達辭掉那卡西,有時協助朋
> 友練團,有時與冠宇一起接case,打點生活;進財在閒遐時接受街頭表演的邀約,演
> 奏色士風。
>                                                                                 
> 宿命也好,堅持也罷,面對無法避免的困頓,每個人都挺起意志,尋找音樂生命的出
> 路。冠宇重新嘗試作詞、寫曲,阿達思索結合爵士鼓與八音鼓的可能並在編曲上下功
> 失,他倆與進財幾經練團,決定組織新的樂團『好客』,試圖磨出新的音樂風格;永
> 豐在漂泊中與自己對話,寫了『野上野下』詩組;生祥大量聆聽古典音樂,並努力拆
> 解奧妙,意圖琢磨編曲的技法。
> 不管未來道路如何,我們都很清楚,新的創作與實踐必得接受自身歷史的檢驗與對話
> 。就這層意義而言,『交工樂隊』的軌跡並不會就此斷裂,它將以新的內涵與表情,
> 繼續滾動。更者,我們都同意且堅持,即使原有成員分散至兩個隊伍,雙方也將秉持
> 『交工』的精神,相互支援,並分享過去累積的資源。也許有一天,大家或能再度合
> 攏,表演新舊作品。近期內,永豐不僅會參與好客樂團的音樂製作,協助冠宇與阿達
> 創作他們的生命故事,並將延續過去的方式與生祥合作。至於生祥的作品將以何種名
> 義發出,他尚未思及。
>                                                                                 
> 在這封信結束之前,我們想跟交工的朋友說的,是期待與各位再次相見。不管各自的
> 發展能否成功,在未來的道路上我們希望能繼續與大家結緣。
>                                                                                 
> 握手
>                                                                                 
>         永豐 阿達 冠宇 生祥 進財
--
* Origin: 中山大學-美麗之島BBS * From: 218.164.38.204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