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華文小說創作連線板 (story-net)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           
發信人: spiritia (水精靈)    看板: story-net
日期: Tue Jun  6 22:37:26 2006
標題: 同期之櫻


這是我爺爺的故事,可能有點長,我盡量縮短...我爺竟然認識神風特攻隊的隊員!!

==故事開始分隔線==故事開始分隔線==故事開始分隔線==故事開始分隔線[B

跟大多數爺字輩的人一樣,在日本殖民臺灣時,二次大戰期間,曾"徵召"臺灣男子充當
日本軍伕,爺年輕時就被拉去南洋一帶那當軍伕,是負責看管一座發電廠•

有天,我去拜訪他老人家,順便去給奶奶點個香。看他一個人喝著茶,怪寂寞的,
拉了把椅子就跟聊了聊了。「看著NHK電視台正播放著4月17日,小泉純一郎在其親自
主辦的賞櫻大會上的致辭時,引用了某首和歌--->日本軍歌。同期之櫻!

[記者] 小泉認為,“日本人自古以來就非常喜愛櫻花。我也知道不可能每天都是好天。
應該以‘朝日中飄香的山櫻花’的態度來對待國家政治。”」
....
....
...

看著電視這報導,他說我們這群出生在戰後的小孩,根本沒有經歷過戰爭,那些電視
電影演的雖然真實,但多半少了點感覺,話題一轉,他站起來,走進房,從床底拿出
一盒破舊的木箱子,他小心翼翼地打開,裡頭裝了一些書信,徽章...等雜物,應該是
他幫日本人打仗當時留下來的東西,但引我好奇的是,有一張泛黃的照片,那是一群
小孩排成兩排,似乎是學生的畢業團體照,中間有個用鉛筆案淡淡地出描一小圓圈,
圓圈裡有兩位男孩則彼此搭著肩,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爺~~那是誰?"我隨手比了一下圓圈中的小孩子

"哦...日本老朋友啦..."爺拿出他的老花眼鏡戴上後,端詳了照片一會兒,欲言又止的說
"在當時認識的",他指著其中一位小男生,這照片是他給我的,在南洋時認識的,

"...每天清晨五點就要起床,然後只穿著"ㄏㄡ/ 懶趴布"(多年之後我才知道那就是
丁字褲...)去海邊,為了要鍛鍊意志力,整個人身體一半浸泡在海裡,然後唱那首和歌
那時抖得好厲害,尤其冬天...

ps.年輕時被操成這樣,難怪我覺得爺怎麼都不怕冷,不管春夏秋冬,他都只穿著短袖,

有時天氣冷一點,就拿著一條毛巾在乾洗身體,題外話啦!

他又自箱中找出一本小冊子,打開後,念著:“神風特攻隊”始建于1944年10月,從
第1小隊至第4小隊的名字分別是“敷島隊”、“大和隊”、“朝日隊”和“山櫻隊”,
這些名稱皆來自日本古代思想家本居宣長的和歌:

【欲問何為敷島的大和心,朝日飄香山櫻花

(我聽著一頭霧水,尤其又是用台語講偶爾夾雜日語...什麼鳥的...花的...)

"他們的基地是陸軍萬世機場,就在鹿兒島縣加世田市。"在200多名特攻隊員中,有軍人
也有學生...",爺故作神秘地跟我說,好像這是個密秘一樣。

"那兩個男生一個叫shin,一個叫takeshi",爺說。

"他們才從中學畢業,就準備加入航空隊了。當時他們認為能為國家犧牲是件
很光榮的事!因為骨灰可以安放在靖國神社裡"

(靖國神社就跟我們的忠烈祠一樣,當時我已為是什麼出名的廟宇之類的)

"只是都......太年輕了...他們從萬世機場出發後投身于沖繩海域的戰鬥,
一去就不復返了...唉....。" 爺又開始喃喃自語起來...

前年我不是去日本玩嗎?我就順道去造訪了位於鹿兒島縣知覽町的“知覽特攻和平會館”
,隔著玻璃,看到特攻隊員寫給父母和兄弟的遺書時,讓我想到這兩位老朋友...

爺努力地思索著,然後像是背課文般地念著:
“櫻花飄零,夢回九段,鐵艦互搏,我已踏上征途。”

“長久以來一直都得到(父母的)照顧非常感謝,我將面帶笑容征戰殺敵,天皇陛下萬歲。”

這是一部份遺書中的內容, 我也有看到一些老人,看到這些文字,他們的手撫在玻璃罩上
久久無法移動,眼淚簌簌流下,站在那裡強忍著嗚咽聲靜靜地哭泣。
                                                                                
爺說著說著就把眼鏡拿下來了。

“神風特攻隊”一直被認為是靖國神社生下來的怪胎。在出發前,隊員們都會一起
相約在靖國神社。讓我最忘不了的是我躲在倉庫旁邊,聽到那些日本軍官講的話:                                                                                

“喏,就在這裡。好了,各位,瞄準它衝下去,就這麼簡單。諸位可以升為軍神,
被日本國民世世代代供奉在靖國神社裡,實現你們為天皇陛下效忠的心願。”
在一張畫得很粗糙的軍艦示意圖上,負責攻艦的專科軍官對隊員們講解著。

接著,隊員們在基地旁邊的神社裡祭神。隊員們跪下向神祈禱,接著朝明治神宮方向
遙拜。儀式舉行完畢,各人有一刻鐘時間可以自由支配。有人去跟女友告別,沒有情人
的隊員默默地寫遺書。也有人帶頭唱了起來:

“我們是同期的櫻花,開放在海軍學院,再燦爛的櫻花..."

                                                                                

"好了,下次再講,爺爺哼這首歌給你聽...",爺又把我那空了已久的茶杯注滿了茶,
用那帶點沙啞與低沉的日本音唱著:(旋律有點像當大頭兵唱的亮島之歌)

你我都是同期的櫻花,綻放在同一兵學校的庭院裡,
既然綻放了就要有飄零散落的覺悟,為了國家,美妙的飄零散落。
你我都是同期的櫻花,綻放在同一航空隊的庭院裡,
仰望南邊晚霞的天際,那尚未返航的第一架次機。
你我都是同期的櫻花,即使飄零散落了,
花都靖國神社,春的樹梢上再度綻放輝映。


--

悠悠天壤,遼遼古今,五尺之軀想不到如此大哉問 。賀瑞修之哲學值多少權威?
萬有之真相,一言以蔽之, 即 ”不可解 ”!懷抱胸中之恨, 煩悶, 最後選擇一死
既已站在岩上,胸中了無不安,第一次了解到,最大的悲觀竟等於最大的樂觀。

--
* Origin: 中山大學-美麗之島BBS * From: 218.187.0.5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