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界的本土關懷 (kaoMPA)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MONIKA (Su-chen Lan)    看板:hope2
日期: Wed Feb 25 18:30:44 1998
標題: 屬於過去的一些事




            屬於過去的一些事



            劉美麗



  診所中的住民以一種沈靜而有節制的方式進行其生活儀式,似乎他們生活的時

  空是日本大正年間,一個文明開化,尚未被殘酷的資本主義運作鐵律宰制的年

  代。





            應該是一九七零年代尾,一九八零年代初吧,在小說和電影中大量

          出現了小鎮的意象。楊德昌的「海灘的一天」、侯孝賢的「冬冬的假

          期」、新浪潮集體創作的「兒子的大玩偶」、七等生的「來到小鎮的

          亞茲別」、「沙河悲歌」、蕭颯的「小鎮醫生的愛情」……。或許是

          童年悠遊的失樂園,或許是自我放逐的荒原,或許只是異鄉人浪蕩過

          程中的一段逆旅。似乎,小鎮成了懷舊的路標,有如涓流中的卵石,

          只能踩踏其上,方能回溯時空之流的上游風景。小鎮的意象總是相伴

          著重大的不確定感,面臨著外在不可知而敵意的世界,小鎮中安詳靜

          謐的田園氛圍、前資本主義式的社會網絡及運作、居民童駤儉樸的生

          活似乎都隨時將隨風而去。但這樣的小鎮本身則是陰鬱迷人的,彷彿

          無底泥淖般吸收了一切的陽光與生命力。小鎮對出身小鎮的人,猶如

          黑洞一般,吸進了一切掙扎逃離的動力。因此小鎮居民的宿命便在不

          斷自我放逐及認命固著間擺盪。在七等生的一系列小說中,如「來到

          小鎮的亞茲別」及「沙河悲歌」 (遠景 )中,凋蔽與荒蕪無所不在,

          侵蝕入空間及心靈之中。這是台灣在由農業社會過渡到前資本主義過

          程這一段極特定的時空中所出現的末世景象。行將被資本主義吞噬的

          社會,籠罩在一片不確定又極其凋蔽的氛圍下。家族、親屬、社會階

          層的建制行將瓦解,世界的基調顯然是悲觀而沒有前景的。



            而小鎮間總是座落著診所,診所似乎也只能出現在這樣的小鎮。在

          「戀戀風塵」及「海灘的一天」中,診所是一式地木色而古典的日式

          建築,大量的綠色綴飾在深色的基調之上,白衣的身影出沒於深深地

          院落之間。時空彷彿是停滯的,和外面市民世界的紛擾形成了強烈的

          對比。醫師便在濱海小鎮中古色古香的診所與住屋間,過著一種和其

          鄰居的庶民們迥異的生活。這樣的生活中充斥著古典音樂、日語和藏

          書。診所中的住民以一種沈靜而有節制的方式進行其生活儀式,似乎

          他們生活的時空是日本大正年間,一個文明開化,尚未被殘酷的資本

          主義運作鐵律宰制的年代。小鎮醫師知識及經濟上獨佔的優勢,使其

          成為小鎮實質上的封建領主,享有一定人際關係的宰制權。診所也為

          周遭的小鎮區隔出特定的空間。以某種形式和診所發生關係的人們 -

          護士、幫傭、洗衣婦 -  似乎也儼然成為診所的封建子民,他們被納

          入診所的運作規律中,在人際關係上脫離了土生土長的小鎮。



            蕭颯的「小鎮醫生的愛情」便將這樣一個封建城堡的日常運作及其

          崩解的過程呈現無遺。



            故事本身極為簡單:離開台北大教學醫院後的醫師,回到不知名的

          小鎮,人生便這樣平靜無波地開展循環 -  生子、老去、外遇、爭執

          、衝突。另一個主線則是純樸的小鎮診所護士,莫名所以地深陷與醫

          師的不倫之情中。為了逃離情感的泥淖,毅然遠離小鎮,在遠方的城

          市開始新的人生。在一九九七年的台灣,小鎮已經不存,醫師也在歷

          史的潮流中角色浮沈遞變,光環盡去。在這樣的時代談一本一九八四

          年出版,描述一九七零年代小鎮的書,恍若隔世。但也在這樣的歷史

          距離下,原先蕭颯單純的女性自覺書寫文學,呈現出多重景深,栩栩

          如生地重建了一整個逝去的時代及逝去的族群,在「小鎮」與「醫師

          」兩重意象的交錯起伏中,展露出豐厚的社會歷史意涵。



            被置入「小鎮」的「醫師」的世界安靜而沈鬱,宿命便是靜待時光

          沖刷,步入歷史。在肉體逐漸衰頹的過程中,魅惑於青春女體。縱或

          這樣晚情的風景挑起了世俗人情的紛擾,但生命之流仍然無所滯在,

          不回頭地緩步邁向宿命而無可抗拒的終點。在這個孤絕而圓滿的世界

          中,存在的只有自身的波瀾起伏,和外面一無交流。系統本身彷彿強

          力的吸音海綿,阻絕了外界的巨變。傳進來的只剩下一些微弱的震動

          ,面貌早已不復分辨,世界上不存在著經濟或現實征戰。在這個自身

          構築起來的安適世界中,必須面對的似乎只是自己作為某意義上人生

          逃遁者的自艾自憐。



            然而,這整個架構隨著封建城堡中的不倫而動搖了。撼動整個城堡

          建構的情慾危機一開始似乎只是純粹道德倫理層面的問題,所要面對

          的只是自己的罪惡及虛無感。護士的家屬在強大的經濟束縛下,只能

          發出卑微低沈的嗚咽,祈求自己的女兒不要受到凌辱,繼續維持在診

          所中的地位。來自日常世界的反應渺不可聞,整個城堡的架構及既有

          的運作似乎仍堅不可撼。真正危機的開始在於城堡的女奴離開了城堡

          之後,暴露在外界殘酷而「開化」的世界後。原有的價值體系逐漸崩

          解,小鎮診所生活的停滯及壓制本質日益呈顯。女性自覺的背後其實

          是更深刻地對自己在經濟及社會地位上制度性的劣勢的認知。優位的

          男性醫師的情感,縱或優雅真緻,但仍然無法掩蓋其植基於極特定的

          時空條件及社會階級的剝削本質。是以,在「女人站起來」的行動中

          ,診所小護士決定拋棄的不單純是男女情愛間的宰制性,所棄絕的其

          實是一整個對其身心進行桎梏,異化的社會經濟體制。



            因之,「小鎮醫生的愛情」所寫的其實是一個政治經濟學故事,記

          錄了一個消逝的族群及其意識型態。小鎮醫師是一個產生於前資本主

          義時代時序錯亂的自了漢。真正在時空浪潮下被沖刷不存的,只是過

          去掩蓋住其經濟壟斷性格的祥和靜謐小鎮生活及所謂的人道主義精神

          。被活生生揭露的現實便是,數十年緩步前進的資本主義無情鐵蹄,

          讓醫師這個特定社會族群攫取了無窮的經濟收益及意識型態支配權後

          ,必然要拋下這歷史失序的一群。只能在特定的歷史情境中出現並存

          活的優雅的專業知識份子、布爾喬亞階級,逐漸地感受到資本主義及

          建立於其上的國家體制的驅策之力。過去的生活方式、社會關係行將

          全面解體。這是一個殘酷的故事,殘酷的不在男女情愛的無常及知識

          份子沈溺的自憐心緒,而在於一整個族群虛假的意識型態之崩解。



            相對於「小鎮醫生的愛情」中優雅的仕紳,一九九零年代為全民建

          保走上街頭的醫師們想必感觸良多。這整個過程,其實不是從雲端的

          失樂園跌落塵土,不過是醫師掙脫被自身及社會所賦予的意識型態枷

          鎖後的自我本色罷了。



            所以,醫師們站起來吧!做為全新的資本主義戰士站起來吧!





            書名:小鎮醫生的愛情

            作者:蕭颯

            出版社:爾雅出版社

                                  (摘錄自醫望雜誌第21期)

--

    醫望雜誌(HOPE)   全國唯一醫界人文雜誌
    台北市仁愛路一段四號三樓
    TEL:02-3212362  FAX:02-3212357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168.95.83.97 [已通過認證]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168.95.83.97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