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日青天之下 (kmt)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fulldesire ( )    看板: kmt
日期: Tue May 11 01:32:31 2004
標題: <史料>-施明德-台灣政治圈堛熊}有人物

中學生成了“台灣獨立聯盟”頭目 

1959年施明德上高中一年級時,他的“亞細亞同盟”和陳三興的“台灣民主同盟”,拼
湊成“台灣獨立聯盟”。後來吳俊輝的“自治互助會”也併入其中。陳三興在讀高雄中
學高二時就認為,為了改變台灣的命運,讓台灣人自己當家作主,一定要把國民黨趕下
臺,實現“台灣獨立”。於是與郭哲雄、劉金獅等人一起組織了“學進會”。1958年7月
“學進會”更名為“台灣民主同盟”,決心推翻國民黨在臺統治,建立“台灣共和國”。 

施明德在1959年高中一年級時,和蔡財源組織“亞細亞同盟”,狂稱:“先推翻國民黨
,台灣獨立後,以台灣為根據地,爾後征服中國大陸,再聯合亞洲國家成立亞洲聯盟”。
1959年年底,陳三興向施明德建議,把“台灣民主同盟”和“亞細亞同盟”合併,以增
強實力。二人商定:新組織以“台灣獨立聯盟”為名稱;“台灣獨立聯盟”以施明德為
首。施明德大哥施明正、三哥施明雄參加了該“台獨”組織。 

施明德在1960年讀高二時,以同等學歷考取陸軍候補軍官學校,1961年8月從軍校結業,
被派往金門服役。在那堨L將少尉排長張茂雄拉入“台灣獨立聯盟”。同年7月,蔡財源
考入陸軍官校第33期。與此同時,在台中一中的學生吳俊輝、江柄興、董重光等,也在
一起醞釀“台獨”思想並麇聚起來。1961年7月,吳俊輝考取東海大學,董重光進入炮兵
學校,江柄興也進入陸軍官校第33期,並且和蔡財源是同班。1962年農曆元月,吳俊輝、
江柄興、董重光等人,成立了“自治互助會”。常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蔡財源
和江柄興等人很快成為莫逆之交,互相亮明身份,並通過他們的牽線,把“自治互助會
”併入“台灣獨立聯盟”。 

1962年年初,“台灣獨立聯盟”在高雄的成員,討論發動軍事政變的時機。在密謀過程
中,一會議參加者向國民黨自首。1962年5月,國民黨認為時機已到,便將該盟成員180
人一網打盡。施明德在6月20日被捕,初判無期徒刑,後來改為有期徒刑15年。 

由“台獨”激進派到溫和派 

這裡所指的激進和溫和,僅限定在施明德第二次出獄以後的情況。施明德1990年5月出獄
以後,在民進黨就重大問題而爭鬥的派系分野中,先屬激進一族,後轉變成溫和派的代
表人物之一。主要表現在: 

(一)關於“台獨表述” 

1991年二屆“國大代表”選舉民進黨慘敗,在省思過程中,務實派認為“台獨黨綱”的
提出是重要原因。黨主席許信良就認為,“選舉結果代表民進黨台獨政見失敗”。施明
德則不承認這一點。他辯解說:“這次選舉所提出的台灣共和國訴求,已徹底突破了台
獨的言論禁忌,但卻因為時間太短,無法做較完整的解釋。任何理念從提出到被接受,
都有一定的發展過程。”到1995年9月,施明德表示,民進黨所主張的“台獨”是“中
華民國模式的台獨”,即是李登輝日來一再重申“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意涵;至於未來
民進黨若執政後是否變更“國號”,將由全台灣公民投票決定。稍後他又率民進黨和被
認為是“統派”的新黨,達成“大聯合、大和解”共識。施明德強調,必須結合所有人
民的能量共同解決台灣目前面臨的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民進黨要的是統獨相互尊重”。 

(二)關於“執政”與“建國” 

施明德曾不認同務實派提出的“執政總路線”,他特別強調執政與“建國”,均是民進
黨的手段而非目的。後來他認為“民進黨長期以來追求的是執政這個神聖目標”,到199
6年施又針對“建國黨”對民進黨“只要政權,不要台獨”的指責,提出:“台獨建國運
動最後一定要在體制內落實”,“建國黨不執政,要怎麼落實他們的政策。如果建國黨
要排斥執政,就不可能建國,而要建國就一定會執政。” 

(三)關於“台獨”路線 

20世紀90年代初期,許信良提出“選舉總路線”。許信良認為“選舉就是最大的群眾運
動”。施明德堅持:要讓議會與街頭路線並重,過度強調“選舉總路線”,最後一定失
敗。1994年4月施明德在民進黨6屆1次大會閉幕式致辭說:“選舉總路線的策略被有些人
批評的一無是處,但是我不同意這種看法,我認為這是本黨發展的一個過程,有一定的
必要性。
 
另外,有必要指出,在民進黨派別爭鬥中,圍繞對李登輝的看法、態度,施明德不像一
般激進者那樣,光批判李“保守”、“反動”,他表現更多的是對李的“感佩”和肯定
。例如:1989他還在坐牢時,就以“欽犯”的名義給李登輝寫信,認為李決定台灣“參
加北京亞銀年會”,是“做了一項對‘國家’前途深具貢獻的大決定”。為此,他“對
‘總統’先生的明智膽識,由衷感佩。”當施明德看到李登輝在與國民黨非主流派的激
烈政爭中居下風時,便為李出謀劃策曰:“李‘總統’不應該再坐困‘總統府’,應該
勇於走入民間,爭取民間力量的支持。”意思是要李登輝與民進黨的勾聯更為緊密。施
還剖白:民進黨的“李登輝情結”其實是一種“台灣情結”;“幫助李登輝,並不是幫
他個人,而是在幫助台灣社會結束舊勢力”。 

1994年5月施明德剛剛當選民進黨主席就表示,他是“民進黨中,真的由衷對李‘總統’
存有敬意者”。施誇李“具濃烈的本土意識,而能從善如流”,“尤其提供新政權取代
舊政權的過度階段,如武裝力量中立化、行政中立化”。1995年5月,在李登輝就職“
總統”5週年前夕,施明德作為民進黨主席又說,“評價李登輝對台灣民主最大貢獻,就
是毀掉國民黨這個巨無霸”。 

施明德與陳水扁 

施、陳二人的齟齬、爭鬥,主要是政治主張和路線的矛盾,但與他倆的政治品格也密不
可分。所以觀察二人關係,不僅可管窺施、陳個人,還有助於了解陳水扁政權。施明德
與陳水扁的關係,可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陳水扁出道到1994年施明德當民進黨主席之前。施明德因為“高雄事件”受
審時,陳水扁剛與黨外勢力沾上邊兒——為“高雄事件軍法大審”中的黃信介擔任辯護
律師。施明德等黨外精英鋃鐺入獄後,陳水扁和其他辯護律師乘機崛起,直到1990年施
出獄,兩人沒有發生過任何直接關係。施出獄後受到民進黨激進派的青睞和支持。陳水
扁開始依附在“美麗島係”之下,後來自成一家,拼湊了“正義連線”,但仍被歸類為
溫和派。這期間人們沒有發現二人為黨內問題有何不睦,倆人也沒什麼私交。故被評說
,施、陳“在黨內交誼屬平行線”。 

第二階段從施明德當選黨主席到2000年陳水扁做台灣領導人之前。在此期間,二人矛盾
摩擦逐漸浮現且不斷加劇。
典型事例如:(一)1994年10月,施明德代表民進黨中央提出“金馬撤軍論”,引起陳
                  水扁強烈反對,並在12月赴金馬“消毒”。
            (二)1997年陳水扁拆除台北市第14、15號公園預定地住戶時,施明德前
                  往“慰問”拆遷戶。按施的說法,他這是受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局長
                  陳菊“請托”,目的在扮演居中協調、化解衝突的“潤滑劑”角色
                 。而陳水扁和“扁團隊”對其大加撻伐,陳甚至說施明德“乾脆加入
                  新黨好了”,民進黨台北市黨部看陳的臉色,開會通過“移送施明
                  德懲處案”。施說陳這是“戒嚴心態”作祟。
            (三)1999年4月,蔡同榮等拼湊的“台灣公民投票行動委員會”,發動
                “410絕食抗議,要求通過公投法”活動。
                  施明德認為“這次絕食已經失去正當性”。陳水扁則表示,對絕食
                  活動推動“公投”感到由衷敬佩。
            (四)1999年許信良和陳水扁競爭民進黨黨內“總統”提名時,施明德站
                  在許信良一邊。 

第三階段是從台灣變天陳水扁掌權至今。陳當選後,施明德在2000年11月退出民進黨。
他後來談及原因時說了幾條,其中有:“陳水扁不效忠憲法”;“陳水扁對理想不忠,
所謂‘走自己的台灣路’,其實是走陳水扁個人的路。” 

此後,施明德不斷對陳水扁施政及其個人作風進行嚴厲、尖銳的抨擊。
譬如:施明德先批判陳水扁的所謂“全民政府”,是個意淫的政治名詞,已經崩盤了。
後來又說台灣已經變成“超級總統制”,再發展下去,將會出現“超級大獨裁”。
對陳水扁的施政,施明德評稱,台灣50年來的政治轉型,
是從早期兩蔣時代標準的“黨國不分”體制,轉到李登輝時代成型的“黑金體制”,
但最令人遺憾的則是陳水扁時代的“白金體制”。
施明德指摘台灣在陳水扁治理下,
政府無能、經濟下滑、股市大跌、資金外流,政治不穩定。
還批評陳水扁的所謂“外交”說,以前國民黨搞“金錢外交”,
現在民進黨有幻想式“一夜情外交”傾向。
他一針見血地指出,造成這樣局面的原因,
是陳水扁“只用功選舉,不用功做‘總統’”,“只醉心權力,無心面對台灣問題”。
而他自己卻“推脫責任”,“怪在野黨扯後腿”。 

綜合施明德對陳水扁政治品格的批評,主要的有四點:
第一、陳水扁的最大的問題是,“一生的講話都場合性非常精準,一致性非常缺乏”。
      他知道選擇場合說話,但轉過身又說別的話。
      他當選“總統”時表示要退出民進黨,做“全民總統”,後來又當民進黨主席,
      黨政合一。”
第二、“對人缺乏誠懇心,所有的黨主席、學界領袖都覺得被他戲弄了”。
第三、“沒有謙卑心,他只用比他差勁的人,比他行的人,都不敢用。”
第四、陳在民進黨內“是鐮刀派,只曉得收割,不重耕耘”。 

家庭背景和政治簡歷 

施明德,1941年1月15日生於台灣高雄市鹽埕區。祖父施鉗,外號“碰風鉗仔”,在滿清
時代,是高雄地方士紳。此人“結俠仗義,受人尊敬”。施鉗30歲時日本佔領台灣,他
率領當地坤民抗日,失敗後帶人們逃到山堙C父親施闊口開設“慈德堂漢醫診所”,是
高雄市知名中醫。他有五個兒子,依次為施明正、施明和、施明雄、施明德和施明信。
1945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施家曾寄居在高雄縣鳥松鄉。全家篤信天主教。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台灣歸還中國。當大陸軍隊到達高雄時,施闊口帶全家趕到碼頭
歡迎軍隊的到來。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施闊口被捕,雖由於證據不足得以釋放
,但為了營救他散去了大部分家產,從此家道中落。施闊口本人因遭刑罰,腳骨被打斷
,從此不良於行。 

施明德念高中時考入軍校,1961年結業被分配在小金門任少尉炮兵觀測官。1962年和198
0年兩次分別因“台灣獨立聯盟案”和“美麗島事件”被捕,共坐牢25年半。1997年4月
,又因違反“四一九集會遊行法”第三次入獄,在龜山監獄服拘役50天。 

1978年10月,和美國籍女子艾林達結為政治夫妻。 

1978年曾擔任“台灣黨外人士助選團”總幹事兼發言人,1979年任《美麗島》雜誌社總
經理。 

1990年出獄後先後任民進黨顧問、中常委、主席。 

1992、1995和1998年分別當選第二、三、四屆民進黨籍“立法委員”,2001年參加第五
屆“立委”選舉,落選。 

1996年2月,在“二月政改”中,代表在野黨和國民黨爭奪“立法院院長”,以一票之差
敗落。 

2000年11月,宣佈退出民進黨。 

2001年6月,和許信良等人發起成立論政團體“山”,擔任召集人。 

2001年,參選台北市北區“立法委員”,落選。 

2002年,參選高雄市市長,獲得8750票。 

曾任“國際人權聯盟台灣工作中心”負責人、“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亞洲自由民
主聯盟”主席。 



--
* Origin: 中山大學-美麗之島BBS * From: 218.164.31.68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