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網路專區(藝文) (literature)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Tbay (joseph)    看板:ckf
日期: Fri Nov 28 22:07:26 1997
標題: 張愛玲符號在台灣


                     「張愛玲」符號在台灣



   1995年9月的台灣新聞界異常騷動忙碌。正忙著因應

中共導彈引發的台灣各層面 (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

現實效應,應付現在、思考將來,張愛玲突然逝的消息

從太洋彼岸傳來,卻打斷了媒體這樣的時間心情。悼念

張愛玲、挖掘有關張愛玲塵封往事的記憶、老文化界人

士回憶自己初遇佳人 (作品) 的驚艷心情、回溯張愛玲

文學地位的文章紛紛出籠。不管是老、中、青哪一代的

作家和家和文化人,都在報刊編輯急促的催稿下,停下

手邊的工作,共襄盛舉,悼念張愛玲。文字媒體、照片

、加上座談會,短短數天之內,台灣主要報系媒體就匯

集了廣大的資源,製造出世紀末的張愛玲旋風清楚顯示

,對台灣而言,張愛玲絕對不是個作家而已。「張愛玲」

是個超級符號。但是,更重要的是,這場旋風讓我們目

睹台灣報系媒體高度的 "文化總動員力",親身經歷文化

符號的生產製作過程,得以更深刻的體會文學典律塑造

與文化工業行銷文化商品之間的密切關係。站在這樣的

一個立場 "張看",今日這場張愛玲盛會的潛在意義就不

是那麼單純。

  我無意干犯眾怒,貶低張愛玲的文學地位。張愛玲的文

學地位如何,自有意識形態立場不盡相同的張迷或學者

(前有夏志清、水晶,近有王德威、周蕾等)為她進言。

我的興趣在於探討「張愛玲」之作為一個在台灣流行的文

學/文化符號,所帶出的一些除了文學作品文字技巧、讀

者偷窺癖、作家文學成就之外的一些問題:在台灣這個特

定的社會情境裡,「張愛玲」是怎麼樣被塑造的?這個製

造過程牽扯到哪些隱藏的意識形態假設?「張愛玲」又是

哪些意識形態力量折衝交戰的地帶?最重要的是,站在一

個台灣、女性的審視觀點,我們又該如何透過「張愛玲」

,探討如何建構台灣女性文學史以及這個過程所涉及的史

家位置問題?換言之,撰述台灣女性文學史,我們究竟該

如何定位張愛玲與台灣女性文學傳承的關係?



張愛玲的台灣奇蹟



  台灣愛慕張愛玲,幾已到達 "傾城之戀" 的地步。文藝

界名人(如胡蘭成)的歌詠,報社編輯 (高信疆、桑品載) 私

人的憶述及出版界鉅子平鑫濤的促銷、學者評論家的評介、

加上圖像照片,塑造了「張愛玲」在台灣文化工業裡獨領風

騷的 "拜物"(fetish)地位。陳芳明 (1995, 中國時報) 說

的沒錯, ,除了張愛玲, 「從來沒有一位家可以在特定的社

會缺席,卻能夠產生旺盛的影響力。」在國外文學裡,"當

然也有作家在特定社會缺席,卻也風靡全國,對當國文化產

生深遠的影響。著名的例子,如喬哀思於愛爾蘭,索忍尼辛

於俄國。但是,這裡卻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差異。喬哀思及索

忍尼辛都是(自我或被迫)放逐的作家,筆下營構的世界是

愛爾蘭,是俄國。作家雖然沒有將他人生歲月賦予那個特定

的社會,文字之中卻盡是那個社會的呼吸脈動,想像裡處處

是那個社會的愛恨情仇。張愛玲筆下的世界卻與台灣毫無瓜

葛。承襲鴛鴦蝴蝶派的傳統(楊照,1995a),浸淫於上海

十里洋場文化的張愛玲,念茲在茲的是那個腐爛淒美的世紀

末中國。如同施淑(李昂1995)所言:「張愛玲喜歡的是傳

統特殊的中國,是中國鬼靈冤魂的精粹。」這樣一個文字之

中毫無台灣社會影像的作家為何能讓台灣讀者如痴如醉,恐

怕不是單單一個 "文學造詣高超,文字精鍊"的單純說法可

以解得。關照張愛玲的台灣奇蹟,我們或許可以轉個角度,

不把重點放在她她的文學造詣如何,而著眼於什麼樣的台灣

時空背景造就了「張愛玲」?「張愛玲」滿足了什麼樣的社

會需求?

  晚近國外批評理論已注意到,文學經典形成過程(或謂

"典律")其實牽涉到種種權利運作(相關討論請參考Von 

Hallberg編的Canons裡的多篇文章,白人女性主義學者

Kolodny殳黑人女性主義學者McKay不同關懷重點的典律批

判文章)。眾多有關典律的深入討論提醒我們,閱讀和寫作

都是種社會活動,受制於不同形式、不同體制化遊戲規則。

一部文學作品是否能夠順利出產、引起大眾沛費興趣、甚至

流傳千古的,並不單單取決於美學,標準而已(Guillory)。

解嚴後台灣文學典律重整努力也注意到這個問題。彭瑞金

(1991)和蔡詩萍(1995)分析戰後官方支配論述下的台灣

文學發展可以代表這類思考。王浩威的〔國家機器對台灣文

學的宰制〕(1995)則厏雙刃,批判台灣社會不同意識形態

國家機器與資本商品產銷策略結合的文化生產過程。在列了

一套生產。"文學人"的流程之,王浩威指出:「文人的產生

是多重步驟決定的,但絕對不是自己意志所能掌握的;他能

掌握的只是要參與這些遊戲到怎樣的程度。」(頁102)

「張愛玲」的生產,歷經數十年,其過程當然與現今初出茅

廬、力拼在台灣文壇掙得一席之地的文學新鮮人不盡相同;

但是王浩威所言,一個文人的產生與許多體制化的文學機構

、國家機器、資本主義文化商品化的問題,卻可挪用來關照

「張愛玲」的台灣現象。



拜戀(fetishization)張愛玲



  張小虹(1995,自由時報)曾用心理分析"戀物化"的角度

談張愛玲的"戀物癖"。在中國時報舉辦的「告別張愛玲座談會」

(1995年9月24日)裡,她並申用來談論台灣將張愛玲死亡儀式

化的潛在"戀物"心情"。她認為,台灣藝文界在張愛玲死後的媒

體演出,其實是在進行一場「把張愛玲『戀物化』的過程」,藉

以達成"集體性的心理治療",治療失落張愛玲的傷痛:

在精神分析裡經常談到死亡必須經過哀悼的過程。許多哀悼儀式

之所以那麼繁複,是因為我但無法面對突然的失落,必須把它

「儀式化」--張愛玲消失的過程我們不能(她禁止任何人)親眼

目睹,只有透過報章雜誌,她的文字來強化對她的「戀物」--

「告別張愛玲」,就是「失落」張愛玲的過程。

  或礙於時間限制,張小虹並沒有進一步深究,為什麼台灣會對

張愛玲產生這麼強烈的"戀物化"傾向?不過,在處理這個問題之

前,且讓我們回想,其實,遠在張愛玲逝世之前,張愛玲就己被

台灣藝文界"戀物化",藝文界編輯、出版者、作家(如朱西甯、

王禎和)對她的崇敬愛慕,幾乎已是西方中古騎士文學精神的台

灣再版。「張愛玲」是戰後台灣主流媒體製造生產的文化符號。

最先為「張愛玲」打下基礎的是反共立場鮮明的夏志清。儘管他

的《中國現代小說史》(1961)在西方漢學界是影響深遠的中國

文學批評經典作,但是如果他的政治立場不符合戰後台灣當局的

反共敢策,文章論述再如何精闢,也無法順利通過國民黨黨國機

器的篩選,而在台灣媒體造成一定的影響力。隨後,「張愛玲」

更在當時名作家朱西甯以及其旗下"三三集"的文藝網絡推展開來。

不過,在談論「張愛玲」的製造過程時,我們往往忽略了媒體企

業所扮演的喫重角色。談製造「張愛玲」的功勞,不該忘了將當

時的中國時報人間副刊記上一筆。媒體參與製作製造「張愛玲」

的程度,從「人間」副剽前編輯桑品載的短文【與張愛玲周旋---

拾掇她與「人間」的一段因緣】,可略見端倪。據桑品載所言:



坊間既不易見到她作品,甚至還列為「禁書」(至少是半禁書)

,則所謂「張愛玲熱」,所謂「張迷」,其形成之功,如水晶、

如夏志清、如朱西甯等朱名家的多次為之讚頌,絕對是項重要

因素,而這些文章,幾乎無一例外在「人間」刊出。

不記得是哪位作家跟我說的,其實張愛玲正在寫長篇小說,還

說是以北方的軍閥家庭為背景。一聽到這消息,自是興奮不已,

立即向余董事長報告,余先生指示我一定要把這篇小說拿到,並

說可以先寄五千元美金給她,作為稿費的一部分。余先生也是張

迷嗎?我沒問,不過五千美金那時合台幣是二十萬,而且還只是

稿費的一部分,余先生對張愛玲的重視,當可想見.



除了點將錄,看哪些「名家」在文字裡為張愛玲在台灣塑造"傾城

之戀",桑品載的這篇文章更值得注意的地方,在於它提供了第一

手資料,透露了報社董事長、編輯、評論家搭起的網絡,如何造

就「張愛玲」。如果沒有"余董事長"的特別指示及鼎力支持,「張

愛玲」是否能成為台灣的超級文化符號,恐怕難以預料。但是,沒

有這些評論名家的青睬愛慕,董事長再怎麼"特別指示:也無法成就

「張愛玲」。這個問題從傅柯(Foucault)所定義的"考古學"的觀

點來看,就非常清楚(參看Hacking,Davidson)。「張愛玲」之

得以產,並非理所當然,並非只因為張愛玲的藝術成就或是她的文

字、觀察敏感度等等;「張愛玲」提供我們一個焦點,來審視台灣

這個社會在某段歷史時空背景裡,論述產生過程所牽涉的權力與制

約問題。

  文化界人士加上媒體網絡的愛慕,與其說張愛玲是一個作家,不如

說她是台灣深植於資本主義系統文化商品市場的"拜物"(fetish),

馬克斯談資本主義社會的拜物現象(fetishism)認為物品被視為理所

當然的"價值"其實是某種社會關係的產物;重要的是,只有透過商品

的生產與交換,物品才產生所謂的"價值".媒體,作家,學術界名人,學

校老師搭起的"文化市場"裡,張愛玲成為戰後台灣文化界的一個重要

的象徵資本. 在不斷敘述張愛玲,評論張愛玲,閱讀張愛玲,教學張愛

玲中,我們透文字"交換張愛玲,在在拜物化張愛玲的過程裡,也無形

中換得了一定的資源遠流長(近似觀點可參考王浩威1995b, Becker-

Leckrone).

  不過,言樣分析張愛玲,只探討了台灣張愛玲拜物現象的一部分而已,

只看到張愛玲"文化價值"的一部分而.我們或許可以回到先前提出的

問題,追問:[為什麼是張愛玲,而不是其他人成為台灣戰後文化界所塑

造的"拜物", 所愛戀的對象?難道不是因為她的文學藝術造詣的確高人

一等,其他作家卻不能? 或許我們可以在李歐梵(1995)一段短描述張愛

玲小說的評論裡得到一些啟示:



我雖不能算作張迷或張愛玲專家,卻在她的小說中得到許多啟示,啟示

之一就是張愛玲一直在寫世紀末的主題,而別的作家,特別是革命作家,

卻拼命在時代的浪尖上搖旗吶喊,終於經過幾段悲壯的集體經歷而回

歸蒼涼.在這世紀將盡的時候,一般人仍然不知所措,於是又開始做著廿

一世紀是屬於中國的民族美夢來了.惟獨張愛玲看得開,她從不相信歷

史的洪流,卻從日常生活的小人物世界創造了另一種新傳奇.



李歐梵的這段話或許是在側面呼應周蕾(Rey Chow,1991)現已膾炙人口

的"張玲小說中瑣碎政治"說法,但是,點出張愛玲在文字想像裡一再勾

畫世紀末的中國,卻提供了我們解釋張愛玲在台灣被"戀物化"的線索.

或許張愛玲筆下的中國提供了戰後從大陸台文人對母國複雜情緒的投

射.張愛玲擅寫世紀末頹廢蒼涼的中國.這樣的中國,顯然最能契合當時

來台大陸系人對中國愛恨交加,欲拒還迎的複雜情愫.只有在張愛玲文

字裡的蒼涼,腐敗,"沒有光的所在",才能找到那夢裡尋她多少遍,又愛

又恨,卻永遠不得歸返,永遠失落的中國.張愛玲的隱遁難見,恰可提供

這份心情的移轉投射.欲見張愛玲不得,愛慕張愛玲,拜物張愛玲,台灣

的文化界因而得以持續愛慕[中國],在不斷書寫張愛玲中,一方面企圖

撫慰"失落中國"的挫折,一方面在台灣建構一個文學網絡,延續"想像中

國"的慾望.這或許是台灣文化社群集體"戀物化"張愛玲的深層心理意義.



張愛玲和1980年代初的台灣女性小說風潮



  如果我們把張愛玲現象落實到時間點裡來探討,或許就更能凸顯其中隱

藏的意識形態折衝.(楊照1995b)在<四時年台灣大眾文學小史>談到:



「張愛玲風」最盛時是在七0年代末期,台灣文壇上一方面是鄉土文學論

戰的意識形態炙熱殺伐,一方面卻浮現許多以張愛玲式筆調寫的愛情小說,

一剛一柔,一個以雄性聲音張揚國族,階級論述; 一個以女性書寫挖掘愛內

蘊細節,姶那個時代圖染了令人久久難以忘懷的豐富面貌(頁43)

不過,這樣看待張愛玲在當時台灣歷史點的意義, 恐怕還有斟酌之處. 釐

清張愛玲風與鄉土論戰的關係, 我們或能更清楚地看到張愛玲在特定台灣

時空背景裡的意義. 首先,就時間層面而,言鄉土文學風潮應是先於張愛玲

風. 認清這點, 對討論張愛玲在台灣文學史中扮演的角,色相當重要,如眾

所週知,台灣七零年代鄉土文學的興起與台灣於1971十月被迫退出聯合國

有相當程度的關係. 也就是在台灣當時整個社會高漲的悲憤情緒下,開始

了所謂的"文化尋根". 這是七零年代初日據時代作家如鍾理和,楊逵,吳濁

流等人塵封作品再被挖掘出土的背景.1976年開始引爆的鄉土文學論戰,是

這波台灣文學典律重整的高潮,到1979年"美麗島事件", 王拓,楊清矗等作

家因文字賈禍,被捕入獄告一段落(彭瑞金頁149-194).楊照所謂的張愛玲

風應是指1970年代末期,曇花一現, 被呂正惠稱為"閨秀文學"的台灣女性文

學當道的現象. 這波女性文學風潮可以視為以蔣曉雲在台灣文壇迅速篡紅

為序幕.  蔣曉雲的〔掉傘天〕在1976年奪得聯合報小說獎的二獎(首獎從

缺).  1977年的〔樂山行〕及1978年的〔姻緣路〕更連續獲頒聯合報的小

說大獎. 值得注意的是, 蔣曉雲的成名, 與喜愛張愛玲文風,且頗有左右當

時台灣文壇之力的夏志清,朱西甯的大力提拔,脫不了關係.在為〔姻緣路〕

單行本寫的序裡夏志清開場的一段話,提供重要佐證:



民國六十五年中秋節寫「蔣曉雲的小說」那篇評文時,朱西寧僅看過了她已

發表的五篇(〔隨緣〕,〔宜家宜室〕,〔驚喜〕,〔掉傘天〕,〔口角春風〕),

但即毫無猶疑地肯定她為張愛玲.潘人木之後「無人可及」的言情小說家,

盛讚其語言之「清麗閃爍」與其行文思路之「交織緊密和靈活暢」(「聯

合報六五年度小說獎集」,頁357-358).翌年八月,我身為「聯合報」小說獎

的評審委員,讀了三十篇入圍作品後,也毫無猶疑地圈選蔣曉雲「樂山行」為

首獎小說,因為憑其技巧之圓熟文筆之細緻,其他廿九位作者都不能同她相比

的. 去秋朱西寧同我同為「聯合報」中篇小說獎評審委員,決選首獎作品為

蔣曉雲的「姻緣路」.(頁1)



在整篇序裡,夏志清不時把蔣曉雲與張愛玲相提並論,張愛玲成為衡量蔣曉雲

文學成就的重要標竿. 夏志清這則序可以引申出兩點重要訊息. 第一. 蔣曉

雲能透過得獎建立文名, 主要因為她能得當時文壇名人,報系文學獎主審夏志

清,朱西寧的賞識. 第二, 這個賞識,主要是因為蔣曉雲的文字洗練直逼張愛

玲.誰得獎,誰成名,誰落選,誰被遺忘,文學資源的分配向來不是個簡單的問

題.楊照所謂的張愛玲風可謂就此肇端. 隨後,蕭麗紅以台灣版【怨女】,

【桂花巷】(1977)竄起文壇,被王德威列入"張腔作家" 的袁瓊瓊的【自己

的天空】,蘇偉貞的〔陪他一段〕,〔紅顏已老〕,〔世間女子〕也陸續得

獎,加上當時朱西甯旗下的三三集作家,朱家姊妹,創作界的張愛玲風於焉

形成.

  1980年代初台灣女性文學當道, 並非無中生有,與既有的政治意識形態,

文壇生態佈局毫無關係. 被鄉土文學論戰的高度政治辯論壓得透不過氣來,

求取政治之外的文學題材固然是張愛玲風興起的部分原因,美麗島事件之

後的肅殺政治氣氛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但是, 從更深層的意義層面來

看,張愛玲風未嘗不是鄉土文學論戰所牽涉的意識形態之爭的延續. 一般

評論家論張愛玲的台灣現象, 咸認為以朱西甯為首的三三集網絡是傳承

張愛玲的主力. 根據楊照在討論「三三現象」時的說法, 「三三現象」

不僅與鄉土文學論戰同時,「三三基本上可以看成是對應鄉土文學,企圖

創造一個以大中國文化為中心的行動原則的努力」(頁152). 三三一方面

在理論架構上強調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一方面轉換從胡蘭那裡學來的禪

式語言,認為「正如同自然現象最後會化約到意志與息的或感應,社會時

代的問題也必須化約到個人情愛的怠應上」(頁154). 張愛玲的中國式情

愛傳奇恰好符合了這兩項需求. 如困楊照對三三的陳述可以成立,如果三

三與1980年代初台灣女性文學風潮之間有值得深入探討的關係, 那麼張

愛玲與台灣文學意識形態爭奪戰的糾結就更形複雜了. 說得更明白一點,

 如果鄉土文學論戰再度演練了"失落中國"的威脅及其引發的焦慮(不過,

這一次, 不是政治領土,而是文化上,精神上的), 造就張愛玲,(潛意識地)

複製張愛玲,讓張愛玲形成一個文學網絡, 讓繼承她衣缽的文學子子孫

孫在台灣繁衍不息,卻是繼續"想像中國"的一條活路. 1980年初顯赫一時

的女性創作對台灣往後女性文學的發展絕對有不可忽視的積極意義, 十

多年來,當時出道的女作家有都泰半發展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己非張愛玲

身影所能籠罩. 但是弓了解張愛玲在台灣女性文學發展過程中扮演的複

雜角色, 卻是我們在建構台灣女性文學史時, 不可迴避的課題. 



張愛玲與台灣女性文學譜系的建構



  站在這樣一個對張愛玲的認知基點上,我們可以進而思考台灣女性文

學傳統;建構的問題. 雖然遠在多年前,張愛玲傳奇就已形成,張愛玲的

文學社群網絡就已存在,但是,真正將張愛玲的台灣現象透過批評論述,

加以體制化, 為張愛玲在台灣張羅一個文學族譜的, 非王德威莫屬.

 早在他1988年出版的評論集《眾聲喧嘩》裡,王德威即以一篇《「女」

作家的現代「鬼」話-從張愛玲到蘇偉貞》建構了一套台灣張派女作家

的譜系. 這篇文章在張愛玲,女性主義,台灣女性小說之間搭建了一套關

係,如今已是探討"台灣女性文學傳統"的經典. 到了《小說中國》的

〔張愛玲成了祖師奶奶〕裡,王德威更將格局擴大王僅將台灣女作家如

朱天文,朱天心,施叔青,蘇偉貞,袁瓊瓊等列為"私淑張腔的作家", 也

視不少男性作家為張派傳人. (白先勇是最名顯的例子.)1995年9月4 日

發表於中國時報開卷版的〔落地的麥子不死-張愛玲的文學影響力與張

派作家的超越之路〕更加鞏固這個理論. 王德威所鋪陳的這套台灣女文

學譜系,當然有其現實基礎, 並非捕風捉影,. 不過, 這樣一個張愛玲

譜系如沐存在於台灣女性文學的版圖裡,究竟隱藏了什麼樣台灣女性文

學傳統建構的問題?張愛玲的介入,顯示了什麼台灣女性文學傳承的特殊

歷史情境? 掩蓋了哪些文學傳統塑造的問題?

  王德威在建構這套張愛玲的台灣(女性)文學傳統譜系時,著眼於張羅張

腔的網絡,在其論述呈現中, 張愛 玲傳統的形成似乎是水到渠成, 極其

自然. 但是,如困我們以(邁向後殖民時代)重整台灣文學典律的角度來探

討這個問題,或許我們寧可選擇用傅柯有關譜系(genealogy)的關照點,來

探討這台灣女性文學譜系裡牽涉的一些重整台灣文學典律問題. 從強調

中國想像及其敘述傳統傳承的角度來看, 張愛玲的台灣文學傳統是中國

傳統在台灣的延續, 其合理性似乎不那麼需要進一步思考,但是,這樣一

套顯得極其"自然,合理"的文學傳承, 如果是在以台灣為主體位置的觀點

來看,就顥得問題重重. 斷層(discontinuity)應該取代平順的傳承關係

(continuity)成為探討台灣女性文學史建構的主題.

  在彭瑞金(1991)重要的台灣文學批評著述《台灣文學運動40年》,我

們看到,由於政治版圖的屢屢變動,台灣這個社會裡文學經驗的傳承從

來不是一路順風地走過.中當然, 彭瑞金定義的台灣文學主要是指有

"台灣意識"的文學作品,他的討論也以本土男性作家為主,對女性文學

部分的關照不多. 但是,他所描述的台灣文學史建構過程中所一再出

現的"斷層",卻也是我們談所謂"台灣女性文學傳統"必須注意到的問題.

就台灣女性文學傳統的建構而,言我們必須拒絕將張愛玲的台灣文學譜

系視為理所當然.我們必須進一步深究, 這樣一個被自然化的譜系(如

果它存在的話),究竟掩飾什麼樣台灣特定時空背景中意識形態力量的折

衝? 只有當我們拒絕將張愛玲的介入,視為一個自然的歷史事件,我們才

能誠實地面對知識(或論述)與權力的問題,才能穿透表面,深入去挖掘台

灣(女性)文學傳統建構一向被忽略的問題. 透過這樣一個史學觀點,台

灣女性文學的特殊歷史性及在地性才不致於被架空,我們才不會忽略過

去台灣的殖民經驗對台灣社會裡文化生產,消費活動的影響. 台灣女性

文學活動才得以被放置在適當的歷史脈絡裡來討論.



結語: 告別張愛玲之後



  相對於傳統文學史論述以傳承,連續概念作為串聯作家創作活動的史

學方法,在建構台灣女性史時,我們可以採取強調台灣不同世代女作家

之間的斷層各類權力架構的互動關係,如此我們才能在不同世代台灣文

學女聲此起彼落的音律裡,建立起深具台灣本土色彩的台灣女性文學史,

換言之,在呈現台灣女性文學傳統時,史家或許更要注意,在台灣王同政

權更替之下,不同文學傳統的引進對台灣女性文學活動造成什麼樣的衝

擊? 產生什麼樣後續的效應?多元卻又不免互相競爭的文孚傳統是透過

什麼管道,介入不同背景女作家的創作?作家與不同文學傳統關係的深

淺,是否與她的族群,地域背景有關?這些都我們在建構台灣女性文學譜

系時,可以進一步探討的問題. 

  我們無須否認,張愛玲作為一個風靡台灣數十年的文化符號,與台灣

文化活動的關係非常密切,對台灣女作家的創作,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但是,以張愛玲為一個源頭,把活躍於台灣當代女作家幾乎都一網打盡,

收攏到張愛玲的旗下,似乎不能真正照應到台灣女性文學複雜的面向.

告別張愛玲不是要撇清與張愛玲的關係. 台灣女性文學活動裡有張

愛玲的氣息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告別張愛玲卻能讓我們另起爐灶,挖

掘台灣女性文學裡被忽視,被壓抑的聲音. 從文化媒體的層面來談,或

許今天這場世紀末的張愛玲饗宴,正可以用來真正的告別張愛玲,為張

愛玲世紀劃下一個漂亮的句點. 以前集中於張愛玲的文化資源,得以

重新分配,用來挖掘更多被張愛玲身影掩蓋的台灣歷史滄桑歲月裡的

女作家.

  這樣的論述版圖重組,或許短期內對一向倚賴製作生產明星符號維生

的媒體而言,是個損失.但是,站在媒體企業長期經營的角度來看,這樣

"研發"投資的短期損失,卻是放長線釣大魚,一道美食,再怎麼可口,總

有吃膩的時候. 開發多樣豐盛的產品,才能刺激消費.告別張愛玲,我們

可以開始期待新的台灣文化菜單了.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139.175.145.74 [未通過認證]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140.117.11.14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