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天地 (movies)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boogie (日落前決定愛不愛妳)    看板: movies
日期: Sun Jul  2 19:32:47 2000
標題: 『沙河悲歌』(Lament Of The Sand River)


張志勇導演  繼亞太影展最佳影片『一隻鳥仔哮啾啾』
後  最新作品

監      製╱葉潛昭

製  片  人╱黃麟翔
            邱順清

策      劃╱王世豐
            王珍珍

總  製  片╱李祐寧

執行製作  ╱余崇吉

歌仔戲指導╱唐美雲

美      術╱李富雄

造      型╱毛紹周

音樂作曲  ╱翁清溪

錄      音╱胡定一
            杜篤之

攝      影╱張  展

剪      輯╱陳勝昌

燈      光╱李清福

原      著╱七等生

編      劇╱陳義雄
            劉懷拙
            左世強

演      出╱黃耀農•趙美齡
            蔡振南•曾  靜
            張立威•蕭淑慎

演      出╱柯一正•花佩蘭
            程奎中•邱秀英
            黃  龍•蘇錦雀

導      演╱張志勇

∼∼∼∼∼∼∼∼∼∼∼∼∼∼∼∼∼∼∼∼∼∼∼∼∼∼∼∼

闖進鬼屋…怪事一籮筐  道長溝通  拍戲先打招呼

〔記者張士達╱台北報導╱自由時報〕

    要拍五○年代背景的電影並不容易,要是真的碰上了五○年代
的「人」,那可就更麻煩了。『沙河悲歌』在麻豆的廢棄戲院拍攝時
,就受到了大群「好兄弟」的關切,差點讓影片拍攝為之停擺。

    由「七等生」原著小說改編的『沙河悲歌』,描述歌仔戲班樂師
文龍夾在三個女人之間的感情生活。歌仔戲名伶唐美雲擔任片中歌
仔戲指導,妹妹趙美齡則擔任女主角,飾演歌仔戲班團主碧霞。導
演張志勇表示,由於該片是五○年代的背景,不僅事前的勘景倍增
難度,拍攝時鏡頭取角也大受限制。為了尋找最適合書中情境的場
景,大隊人馬南下到麻豆一間已廢棄的「電姬戲院」,作為片中大量
歌仔戲的演出場地,沒想到就這樣自己闖進了鬼屋。

    『沙河悲歌』在麻豆拍攝沒有多久,就陸續發生發電機停擺等
怪事。甚至有女演員被惡靈附身,不吃不喝胡言亂語,還發出老先
生的講話聲音。劇組請了道長來看,才發現那間戲院裡住滿了一百
多位「好兄弟」,經道長代為「溝通」,才得以留下拍戲,但前提是
每天拍攝前要先「打招呼」,因為拍片實在太吵了。

    唐美雲表示,她後來才想到,也是歌仔戲演員的母親曾經說過
,年輕時也在麻豆的一家戲院發生過事情,當時才一歲大的哥哥在
後台差點莫名其妙暴斃,臨時請來乩童助陣才得以脫險。在出發前
往麻豆拍片時,母親還特別要她小心,後來出事後母親問她怎麼不
注意,她說「麻豆那麼多家戲院,我哪知道是哪一家。」母親才說
:「麻豆就只有那一家。」

    導演張志勇說,到麻豆拍攝時,他還覺得奇怪,為什麼用這家
戲院拍戲不用付錢,後來才發現原來當地人都知道這間戲院是鬼屋
。只是他都不敢讓消息傳出,怕因此找不到臨時演員,果然後來在
麻豆拍攝時所用的臨時演員全都不是當地人,他們不知道片場原來
有如此玄機。

∼∼∼∼∼∼∼∼∼∼∼∼∼∼∼∼∼∼∼∼∼∼∼∼∼∼∼∼∼

沙河悲歌  青春開牌

〔記者洪秀瑛╱台北報導╱大成影劇報〕

    沒有華麗商業包裝,只有樸實演技,七等生原著改編電影『沙
河悲歌』,盡述戰時戲棚下故事。

    『沙河悲歌』故事背景發生在戰後的台灣,描寫一位小喇叭
手隨著歌仔戲團四處演出,在不同人生階段,邂逅三個心動對象
,因命運捉弄,最後一切轉眼成空。導演張志勇就像迷人帥哥「
阿湯哥」一樣喜歡貼近群眾,當初為了電影中場景,耗費所有精
力,南下麻豆「電姬戲院」拍攝,由於戲院已荒廢,拍攝期間還
傳出演員被鬼附身的離奇事件。

    導演張志勇用人要求嚴格,並強調「對味」,大膽啟用國小老
師黃耀農擔綱片中男主角,演出效果果然令人驚喜,片中,有一
幕蔡振南帶他到妓院尋春過程,因為激情床戲而被列為輔導級,
黃耀農說,有學生提起,他才主動說,雖然身為老師,以前的他
也做過逃學、打架荒唐事,高中念了三所才畢業。而東京影展最
佳女主角曾靜剛從大漢工學院畢業,目前正極力尋找經紀人規劃
演藝事業,曾靜飾演小喇叭手的妻子,敢愛敢恨個性,挑戰性十
足,事實上,才二十出頭的曾靜,超齡演出,令人印象深刻。

∼∼∼∼∼∼∼∼∼∼∼∼∼∼∼∼∼∼∼∼∼∼∼∼∼∼∼∼∼

男的苦練樂器  女的忙瘦身
沙河悲歌  男女主角下苦工

〔記者楊南倩╱台北報導╱自由時報〕

    黃耀農每天吹奏樂器十小時,趙美齡一個月瘦八公斤,一切
都只為了拍好『沙河悲歌』。

    歌仔戲知名小生唐美雲因為身兼輔導金的評審委員無法演出
該片女主角,但是為電影求好心切的她,內舉不避親地向導演張
志勇推薦自己的姊姊趙美齡,從小在歌仔戲演員父母的浸染之下
,全家四個姊妹都練就一身好本領能唱能跳。

    趙美齡嫻熟的身段十分適宜演出片中的角色,但是唯一讓導
演看不下去的就是她的「體重」,張志勇特意要求趙美齡減肥,在
妹妹唐美雲的嚴格監督之下,不到一個月瘦了八公斤,靠的是獨
家喝水吃肉減肥法,蔬菜水果完全忌口。當戲一殺青,趙美齡如
釋重負回復正常飲食,體重馬上回彈六公斤。
    男主角原本就是因為外型、氣質相符而被力邀演出,雖然不用
改變外型,但是需要音樂方面的特訓,電影開拍一個月前,他每天
要接受十小時的音樂訓練,黑管、小喇叭、薩克斯風全要從頭學起
,常常練到嘴唇破皮,差點不能吃飯了。

    『沙河悲歌』重現了五十年代的歌仔戲與當時流行文化,片中
許多歌曲可是當時人人琅琅上口,譬如片中的「我的青春」,趙美齡
說第一次聽起來有點俗氣,在車上怎麼練唱都不順,沒想到有次載
著媽媽,她唱起來就是很有味道,還說在那個年代可是流行金曲。
此外,片中對於歷史的考據與環境氛圍的營造都是別具用心。

∼∼∼∼∼∼∼∼∼∼∼∼∼∼∼∼∼∼∼∼∼∼∼∼∼∼∼∼

掙扎在夢想與現實  傳統與現代之間
沙河在悲歌  人心正悸動

〔記者楊南倩╱台北報導╱自由時報〕

    名作家七等生的小說一直是電影導演鍾愛的題材,但是多年來
只有陳坤厚拍過『結婚』,曾經以『一隻鳥仔哮啾啾』揚名亞太的
導演張志勇,則將七等生的「沙河悲歌」搬上了銀幕。

    七等生的「沙河悲歌」被文壇譽為「唱出了令人靈魂為之顫抖
的生命之歌」,登上大銀幕的電影版本也是國片中少見著重音樂呈現
的細緻作品,娓娓奏出主角李文龍的小喇叭之歌。

    『沙河悲歌』從戰後的台灣講起,家境貧困的李文龍一心追求
吹奏小喇叭的藝術,在得不到家人的認同下,離鄉背井隨著歌仔戲
班演出。女班主碧霞是老闆的細姨,劇團的處境雖然比較艱困,但
是團員之間的相處趣味十足,有情有義的老樂師十分照顧文龍,女
班主也對文龍相當有好感。

    正統戲班子的音樂文武場都以傳統的鑼鼓與胡琴為主,但是
台灣的歌仔戲班卻不時在傳統的文武場之外,加入西洋的管樂吹
奏樂隊,形成有趣的東西合璧現象,『沙河悲歌』非常細緻、鮮活
地呈現傳統戲班的熱鬧活潑生命力,不但讓現代人重溫了被人遺
忘的一頁文化時光,也拍出了走唱人生的悲喜無奈。

    本片的配樂部分顯得特別重要,音樂的感情烘托出整個戲劇
的格局,片中可以聽到多首知名台語老歌「四季紅」、「一個紅蛋」
、「什麼叫做愛」與西洋的「波卡舞曲」,在導演張志勇煞費苦心
,透過音樂的結構串連下,將蒼白的歷史夾頁重新染色,拍出一
部與台灣新電影截然不同的往事追想曲。

∼∼∼∼∼∼∼∼∼∼∼∼∼∼∼∼∼∼∼∼∼∼∼∼∼∼∼∼∼

『沙河悲歌』 盡述戰時戲棚下的故事
有意角逐金馬獎及亞太影展

〔記者蔣慧芬報導╱勁報〕

    由七等生原著改編的電影『沙河悲歌』,在東京影展女主角曾
靜、電影新秀蕭淑慎,以及柯一正、蔡振南的友情客串下,雖然
沒有華麗的商業包裝,但他們樸實的演技,使得這部發生在戰地
台灣戲棚下的故事,獲得日本福岡與東京影展的青睞,同時製作
公司-中影,也有意力薦此片,參加年底的金馬獎與亞太影展。

    『沙河悲歌』的故事發生在戰後的台灣,敘述一位小喇叭手隨
著歌仔戲團四處演出,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邂逅心動的對象,卻因命
運的捉弄,最後一切轉眼成空。由於整個故事都圍繞在小喇叭手的
身上,因此導演對男主角的徵選格外重視,當時張志勇導演試鏡過
10多位演員與歌星,都無法決定適合的人選,沒想到有一天他送女
兒去安親班,路上看到一位導護老師正在指揮交通,越看越覺得他
符合片中男主角的氣質,於是就大膽啟用這位國小老師黃耀農,做
為片中的男主角。

    而趙美齡、曾靜與蕭淑慎則是周旋在男主角身邊的三個女人,
其中趙美齡出身歌仔戲世家,目前是台北「秀枝歌仔戲團」的當家
小生,第一次當上電影女主角,就把外剛內柔的歌仔戲班主角色,
詮釋得十分傳神;而曾靜1997年曾以『美麗在唱歌』獲得東京影展
最佳女主角,這次飾演小喇叭手的妻子,敢愛敢恨的個性令人印象
深刻;蕭淑慎在片中則飾演男主角所迷戀的茶室女,有一份滄桑的
世故味道。

    此外,這部片還力邀唐美雲擔任歌仔戲指導、翁清溪擔任音樂
製作,甫獲金曲獎終身成就獎的翁清溪,曾擔任80多部電影的插曲
與配樂,由他為這部台灣味濃厚的影片配樂,格外彌足珍貴。

∼∼∼∼∼∼∼∼∼∼∼∼∼∼∼∼∼∼∼∼∼∼∼∼∼∼∼∼∼

假日看電影專欄╱藍祖蔚先生╱自由時報

    七等生的文字精煉,轉化成影像,難免會與讀者的想像世界
有落差,但是小說改編成電影的最大魅力,就在於導演如何用自
己獨樹一格的影像世界打造一個文學的夢。

    張志勇的選擇在於重建與再生。重建分為兩大部分:時空與
音樂。

    電影發生在台灣最貧窮的四○年代,多數的當年景觀早已被
時間的巨輪踩得無影無蹤,張志勇率領的工作小組卻很用心地重
現了舊時風情,就算是在台灣碩果僅存的西螺戲院,只因為張志
勇技巧地選用不同的鏡位組合與美術搭景,就給人不同時空的感
受,觀眾彷彿隨著戲班遊走了南台灣,再加上幾場車站戲,張志
勇將有限的古老台灣風景做了最大能量的再現,嚴謹的考據與用
心呈現的盎然古趣超越了多數台灣新電影的復古功力。

    台灣電影以前不敢拍音樂電影,最主要的問題是演員不懂樂
器,在鏡頭前面揮灑不開,硬做戲的結果讓人一看就知道做假,
但是張志勇不怕,不但向音樂挑戰,從頭到尾,從小喇叭、薩克
斯風到黑管,從戲班演奏到酒家伴唱,新人黃耀農的表現可圈可
點,隨身攜帶的管樂器就像他生命中的伴侶,親切純熟又自然,
詮釋得活靈活現,堪稱是近二十年來最稱職的音樂專業表演-不
論『紅色小提琴』中的張艾嘉(導演要求她只是一位業餘的小提
琴愛好者,不是專家)、『新不了情』中的劉青雲和『放浪』的李
康生完全都不能相比。

    演員演什麼像什麼,其實是最基本的要求,張志勇要拍樂師
電影就得挑中稱職的演員,否則戲就毀了,但是電影中最精彩的
部分不是樂師的專技表現,而是在歌仔戲班與傳統樂器合拍合節
,小喇叭與鑼鼓點怎麼配?小喇叭怎麼替歌仔戲伴奏?戲班師傅
如何說戲?戲團團員如何迎戰麥克風的新科技?

    『沙河悲歌』不但重現文化舊風情,好奇的影迷更可以從中
窺見了台灣傳統劇團曾經有過的生命活力,這種舊時風情的「再
生」功力,就是本片最大的資產。原著中的意識流風格,對於影
像的創作者是最大的考驗。

    意識流是亂中有序的意識情境,錯綜蕪雜中自有美感,轉化
成影像如戲劇型式時,如果堅守原著體制,而沒有精細地重建,
就容易顯得跳動突兀;如果將劇中人的相互及因果關係,斷然割
裂,前後錯置,就容易讓人看得一頭霧水,並不能製造模糊的詩
情意境。

    另外一個讓人困惑的是電影究竟代表誰的觀點?時而是男主
角的敘事旁白,時而又是心情獨白,未盡統一的多重觀點,對觀
眾是挑戰也是負擔。

    還好,『沙河悲歌』的美術與音樂氣氛掌握得絕對精準,演員
的表現也恰如其份,是用心又用情的作品。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