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討論區 (politics)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phot (邊緣人)    看板:politics
日期: Tue May 23 21:51:58 1995
標題: 尤  清  「跨世紀台灣」一





        檔名:yuchin.1
        ────────


                       
                           跨世紀新台灣    
                       

                                                          尤    清 著
                                                         ──────
                             大自然的孩子
         

            尤清出生於高雄縣大樹鄉, 童年歲月完全和大自然在一起,早上
        看太陽從大武山升上來,傍晚則徜徉在高屏溪的奔流聲中。

            就讀溪埔國小以後,尤清加入了家裡的牧羊放牛行列。 早上上學
        , 下午就牽牛羊去吃草,他通常會在衣襟裡藏一本心愛的小書,待牛
        羊群各得其所吃草時,他就把書拿出來看。 也許是讀書機會得來不易
        ,尤清從小就特別愛看書。

            那時候, 全大樹鄉只有幾間小學,尤清每天都要走三、四公里路
        上學, 他總是天沒亮就迫不及待地準備上學,成為少數最早到校的學
        生之一。

            小時候生活雖然不富裕, 尤清卻也沒挨過餓,因為家裡務農,隨
        便都可以找得到水果吃, 而且在家人的呵護下,他還有摻蕃薯簽的白
        米飯可以帶便當。

            尤清的父親尤水得是個自耕農, 曾經擔任過高雄縣議員,還做過
        土地改革委員、省農會理事, 其身材英挺高大,尤清的外貌係得自其
        遺傳。

            母親尤孫壘則是單純的農婦, 身材嬌小瘦弱,但意志力特別堅強
        ,尤清有時候會顯得相當執著而有韌性,就是受到母親的影響。

            父親教導尤清做一個強者,絕不能輕易落淚; 母親則是一味的用
        愛包圍他,從不疾言厲色。 在嚴父慈母剛柔並濟的調教下,尤清雖有
        強者之姿,內心底卻非常的重感情。

            中學階段,尤清上學的路途更遙遠了。 從家裡到鳳山中學,要先
        搭小火車再轉大火車, 通常清晨五點就得起床趕路,萬一睡過頭沒趕
        上火車,就得改騎腳踏車上學,十點鐘能到校就算不錯了。

            由於國語不夠溜, 剛進鳳山中學時,尤清有一個學期沒講過話,
        因為鳳山中學有許多眷村子弟, 每個人國語都很靈光,尤清發現自己
        講不過人,乾脆把嘴巴閉起來。

            不講話的他,成績卻始終是數一數二的。 中學畢業後,他本有意
        繼承父親的衣缽, 當個農夫,但在考上屏東農校後,他被測出﹁辨視
        力色弱﹂,因而喪失入學資格。

            後來他先進入一所新設的學校中山中學就讀, 並於那裡與施明德
        同學; 第二年才參加入學考試回鳳山中學,在該校他碰到了許多個對
        他影響深遠的老師與同學。

            決心當個法律人:維持正義

            既然沒有辦法﹁做一個農夫, 在農業上有貢獻﹂,尤清偷偷下定
        決心,要當一名維護正義的法律人。

            但是,父親希望他當牧師,以傳道來解救眾生。 父親半開玩笑地
        對他說:﹁你不當牧師,要當律師,你會下地獄, 而我上天堂,我們
        父子倆就永隔了。 ﹂尤清回道:﹁地獄裡有大壞人、小壞人,也有不
        好不壞的人, 如果大壞人欺負小壞人或不好不壞的人,也要有人維持
        正義。﹂

            進入政治大學法律系,讓尤清覺得更貼近自己的理想。 不過,真
        正接觸法律系課程後, 他卻發現自己不是那麼感興趣,反倒是政治課
        程令他十分喜愛。

            大一升大二那年, 他原本打算轉系,但父親不允許,父親告訴他
        ,不當牧師就當律師,應該先取得律師資格。 尤清於是利用那年暑假
        把法律的書籍念了一遍, 大二下就通過律師高檢考試,大三時他告訴
        父親:﹁法律都讀完了,沒興趣!﹂

            正當他為了該不該放棄法律系而天人交戰時, 他遇到了楊玉宏教
        授。 楊教授鼓勵他接觸法律思想史,尤清於是把注意力轉移到政治、
        法律及社會思想史上。

            在恩師的引領下, 尤清大三那年就翻譯義大利思想家韋球的正義
        理論, 接著又接觸德裔美籍教授傅利得曼、海德堡大學教授拉德布魯
        赫的自然法公義法學理論。

            尤清後來會到德國海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就是受到法正義理
        論所吸引。 原本,尤清打算畢業當兵回來後即赴德留學,父親也同意
        他這麼做,並表示要賣三分田讓他出國留學。

            然而, 就在尤清大學畢業那一年,尤水得卻因心臟病突發而逝世
        。尤清的留德夢只好一直擺在心裡,先以賺錢養家為第一要務。

            於是, 他一方面在當時土地銀行的董事長蕭錚提攜下,進入土地
        銀行法制室工作, 一方面通過律師高考,另一方面,繼續跟隨恩師楊
        玉宏在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進修。 其碩士論文為﹁近代社會變遷與法
        律變遷之研究﹂。

            一直到他三十歲, 已經與曹子勤結婚,並育有兩子時,他才因為
        考取德國國家獎學金︵ D.A. A.D. ︶,如願以償的赴德留學。

            海德堡大學的所在地是個六百年的古城, 那裡不僅學風鼎盛,而
        且環境整潔有秩序, 人與大自然的關係和諧,再加上四季的奇幻變化
        ,令尤清有如入寶山之感。

            ﹁德國的每一所大學都有一個象徵, 有的是﹃崇尚真理﹄或﹃奉
        獻宇宙﹄, 海德堡大學所標榜的是﹃生命之神﹄,在那兒求學的四年
        多期間,我深刻感受到校園裡豐沛的生命之力。﹂尤清說。

            原本是受拉德布魯赫吸引而到海德堡的尤清, 並沒有來得及做拉
        氏的學生,卻成了拉氏愛徒勞夫斯的門生。

            尤清告訴曾任海大校長的指導教授勞夫斯, 自己的興趣廣泛,不
        希望只做個﹁專業的痴呆﹂, 除了自然法、法正義理論、法律史外,
        還想學習其他科目, 因為留學時間並不長,希望能廣泛涉獵德國法律
        的全部領域,而不是深入停留在某個領域。

            在指導教授的支持下, 尤清不但廣泛選讀了德國的民法、法律史
        、憲法、刑法、公司法, 連社會福利制度及醫療保險課程都沒有錯過
        。 尤清的博士論文﹁侵犯醫學秘密情況下|人格權的民法保護﹂,正
        足以顯現其多元興趣。

        為美麗島事件辯護:法律人變成政治人

        學成歸國後,尤清是個對國內政治情勢十分關切的開業律師。

            由於加入﹁平民法律服務處﹂, 他認識了姚嘉文、林義雄兩人,
        並開始在︽美麗島雜誌︾發表文章。

            他的第一篇文章寫的是﹁抵抗權論﹂, 文中堅定主張﹁對於掌握
        統治權力者的顯然非法行為, 人民有權力拒絕服從,或運用暴力抵抗
        。﹂

            這篇文章從此成了尤清的﹁黨外刺青﹂, 來自國民黨陣營的異樣
        眼光開始緊密跟隨他; 後來他又發表﹁淺談法治與人權保障﹂,全盤
        移植德國抵抗專制獨裁的經驗, 文中明白指出,﹁國家的實定法,假
        如不追求正義, 並且違反公平,那麼這種法律不但是一種﹃不正的法
        ﹄,而且失去了做為法律的資格。﹂

            不久後,美麗島雜誌的重要分子即遭到整肅性的逮捕。 一九七九
        年十二月十日,美麗島事件爆發了。 當時尤清即做了﹁被抓﹂與﹁出
        庭辯護﹂的兩種心理準備。

        結果,沒被逮捕的尤清,反而能積極準備為張俊宏辯護。

            對於這樣的世紀審判, 尤清可以說早有預感,因為他觀察到歐洲
        在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年間, 西班牙、葡萄牙、希臘、土耳其,在
        從威權轉化到民主的過程中,都有若干此類現象發生。 因此,他利用
        在海德堡參加法律史研討會時, 就已蒐集好希特勒時代軍事法庭對政
        治犯的審判資料,還有紐倫堡大審的重要文獻。

            就在他反覆研讀張俊宏的主要論述時, 施明德被捕了,而且指定
        尤清擔任辯護人。 由於施明德是其中學同學,在道義上尤清覺得應該
        為其辯護,但他又已接下張俊宏的辯護案,因而十分猶豫。



                       
                          待   續  ∼∼∼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