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山好水文化城--台中板 (taichung)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allan@cc.nctu.edu.tw (Allan)
日期:Fri, 20 Mar 1998 16:32:32 GMT
標題:反拜耳是什麼原因呢??
信群:tw.bbs.soc.keelung    看板:
代號:<36109a1d.6286313@news.cis.nctu.edu.tw>
組織:material

反拜耳是什麼原因呢??

請大家幫忙轉信!!	

這是一封 MIME 格式的多部份郵件。
--------------2E14456C18D936519B9C4DAA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us-ascii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7bit


--------------2E14456C18D936519B9C4DAA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name="TDI1TO4.308"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Content-Disposition: inline; filename="TDI1TO4.308"

  tw.bbs.soc.taichung   Internet New Group 稿件
  Benjamin Lin <benjam@tpts6.seed.net.tw>
            (3月15日起 <benhslin@mdi.ca>)

反拜耳是什麼原因呢??

    【泡綿原料TDI毒性的回憶】(一)

    應否讓德商拜耳公司設廠製造TDI的問題,正在熱烈
討論。  本人退休前曾擔任化工原料的課程,講述泡綿
之前,除看書外,曾訪問TDI進口商,訪問泡綿廠,得到
少量樣品,在課堂上表演過。  現在就我所記憶者,略述
於後,供大家參考。

    TDI原料甲苯,中油有生產。  危險性不大,跟汽油
差不多。  硝化成二硝化甲苯,危險性比製造 TNT (三硝
化甲苯)安全些。  還原成甲苯二胺,只算是普通毒物,
因為揮發性低。
    甲苯二胺跟光氣反應,生成TDI。  光氣係由氯氣和
一氧化碳化合而成。  大家知道,這三者都是毒氣。
    第一次大戰時,光氣和氯氣都曾用做軍用毒氣。  由
於比空氣重數倍,故能滯留地面,深入壕溝。  一氧化碳
雖也是毒氣,但會往上飄,又容易引火爆炸,沒有軍用價
值。  第一次大戰後,光氣用做化工合成原料,曾在漢堡
市內漏洩,殺死不少市民。  症狀是肺內滲滿水,即所謂
溺斃於自身的體液之中。

    TDI是異氰酸化合物,和數年前在印度殺死上千位村民
的化學品類似,是作用於神經系統的毒物。  TDI的工業勞
動安全基準因國而異,最寬也小於0.14毫克每立方公尺,
即大約50坪辦公室容許1滴蒸發存在,或規定其三分之一。

    十多年前,TDI進口商辦公室,居然在仁愛路臨沂街附
近。  我看到都是 1 Kg 鐵罐裝,不像普通化工原料的 50
Kg,200Kg。  問原因,答說是:怕萬一打破或漏洩時沒辦
法收拾,釀成大災難,所以只有這種小包裝。  我要求倒
2 CC 給我。  答說:若旋開小鐵蓋,難免一、兩滴沾到罐
外,每次公司同仁就有部份人會生病,因此已經不再做這
種服務。
    然而我靠著小同鄉關係,到西園路的泡綿廠,拿到了
樣品。  廠長告訴我說,雖然很注意排氣,但是發泡部門
員工多數會引發哮喘病,所以經常要跟切割、包裝等部門
人員輪替工作。
             (待續)           Lim-Ben^jin/ 林勉仁


    【泡綿化學品TDI毒性的回憶】(二)

    在課堂上,我倒約 20 cc 的聚酯黏液在燒杯中,加
入少量TDI,用玻璃棒攪拌,放置約5分鐘,眼看漸漸冒泡
升起,變成PU泡綿,讓學生開了眼界。  但是這個實驗,
我在教該課的十多年中,只做了一次。  因為我想到,
坐公車萬一急煞車,公事包中的一小瓶有所漏出的話,即
使沒有害人哮喘發作,那一股對眼鼻的劇烈刺激味,也會
令我成為眾矢之的。

    光氣和TDI都容易遇水而分解,大大減少毒性。  所以
災害發生時,若遇『神雨』貫穿;或遇『神霧』而且地面
有疏落的樹木,被風吹經過時,亂流使霧和毒雲充分混合,
則災禍可望減輕許多。

    TDI的沸點約251度,若在寒帶、溫帶,濺出地面或屋
頂時,尚有時間可以應變。  亞熱帶的夏天,地面和屋頂
可能超過70度,急速蒸發上升或成霧狀。  拿泡沫滅火器
想把它蓋住,已經來不及了。  若係爆炸,沒有燒掉的部
份最可能成稀薄的蒸汽狀態,因為0.9%以下濃度時不能著
火。  但若吸入幾口,足夠在數分鐘內致人於死。  最不
幸的情況是:儲槽底部有小火煎熬,而溢出的高溫TDI蒸汽
偏偏沒有靠近火種,則大量毒雲的產生無可避免。

              (待續)        Lim-Ben^jin/  林勉仁


    【泡綿化學品TDI毒性的回憶】(三)

  有一種安慰的說法是說:該地經常吹東北風,所以
毒氣會跟海岸線平行移動,不至於登陸。  是365天24小
時吹東北風嗎?  照普通常識,至少一兩成時間會吹別
的風向吧?  最壞的情況是緩慢的西風,空氣乾燥。
TDI毒雲徐緩進襲,所到之處人畜無一倖免,連蟑螂蒼蠅
都死光。  用毛筆在地圖上往右一劃,就是黑色死亡地
帶,就像印度或庫德族部落一般的慘狀。  那時候哀嚎
的不是一百個家庭,而可能是一萬個家庭。  你要吹風
不夠標準的天公,負起政治責任,下凡受審嗎?

    今天在親戚家裡看了民視的錄影帶,民眾被專家唬
住的情況,覺得氣憤。  例如反拜耳的文宣誤稱TDI跟印
度的毒氣相同,不說相似,當然是錯。  專家抓住把柄,
咄咄逼人,全盤予以否認。  專家難道不知道兩者都是
isocyanate ,同屬於 R- 根基結合一兩個 -NCO 根基的
結構。  同樣是神經毒,能作用於 acetylcholine 受容
體,干擾自律神經,引起氣喘,濃度高時當場死亡?
    專家應該說:『雖然是同一類毒物,但沸點高很多,
所以常溫時毒性非常非常輕,我跟廠方一起保證,絕對絕
對不會有爆炸事故。』  不這樣說,好似黑道人物抗議:
『誰說我有烏茲衝鋒槍? 太冤枉了! 我是清白的!』而
不說:『我只有兩把手槍,威力小得多。』 後者不是比
較誠實嗎?

             (待續)       Lim-Ben^jin/ 林勉仁


    【泡綿化學品TDI毒性的回憶】(四)

    看到民視辯論會中,有人強調拜耳在德國把環保做得
非常好。  我不懷疑這一點。  但是我該關心的並不是這
一點,而是萬一發生事故時,災害的規模,是否大得難於
收拾,致使縣長、部長、院長、總統都得辭職?

    譬如造吊橋的工程師都滿懷自信。  但是吊橋偶爾也
曾斷過。  是地震、颱風,反正工程師沒有責任,我也同
意。  橋斷有二三十部車掉進河裡,民眾也該認命。  但
請問,有沒有工程師敢造橋,跨越山谷,底下有五萬觀眾
的競技場?

    住宅區原料行,一公斤的TDI摔到地上,全都流出來,
頂多疏散三十戶人家,處理三小時後,一切恢復正常。
若係二百公斤桶翻倒,流個不停,沒人敢接近,麻煩可大
了。  可能會有三兩個犧牲者。

    台中拜耳計畫年產十萬噸,屬於特大型。  算來日產
近三百噸,廠區內難道沒有三、五百噸的庫存?  爆炸的
危險,在德國或許只有恐怖份子。  台灣則還有地震、颱
風、和飛彈。  一顆飛彈掉到台中,還不能殺盡四棟大樓
的居民。  五百噸的TDI炸開,台中一半可能變成死城。
    不說戰爭;德國沒有人偽造核能電廠記錄,我們有。
德國沒有人收賄,讓有缺陷的零件過關,美國太空署發生
過;我們呢?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  土地在台灣是稀少的資源。
即使是海埔新生地,也不是年年有出爐的。  既然稀少,
為何不保留下來,賣給其他的工廠?  即使儲油槽爆炸也
不過殃及一兩公里而已。
    還是讓拜耳到德州的曠野去設廠吧!

                                           (續完)

                          Lim-Ben^jin/  林勉仁

--------------2E14456C18D936519B9C4DAA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name="TDI5"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Content-Disposition: inline; filename="TDI5"

    【印度MIC和拜耳TDI毒性比較】

    1984年12月2日在印度Bhopal毒死兩千多人,毒傷
十萬多人的 MIC 的化學式是     CH3NCO , 
而 TDI 的化學式是      CH3C6H3(NCO)2 ,
合成時都需要使用光氣,個別跟甲胺,或甲苯二胺化合
而製成。
    前者沸點38度,後者沸點251度。  由於揮發性相差
很大,所以危險性也有很大的差別。  MIC 漏洩時,很容
易達到致命的濃度。  TDI 在常溫之下蒸發,達不到急性
中毒致死所需濃度。  泡綿廠操作工人常見的中毒,全
都是慢性中毒:如氣喘、衰弱、噁心、頭痛等。
    勞動安全容許濃度,MIC 跟 TDI 相同,可見1公克
對1公克的毒性無甚差別。  要點是:『TDI 在室溫之下
使用,蒸發濃度低,遠不如 MIC 危險』。

    反過來說,若事故發生時,TDI暴露在一、兩百度的
高溫,則蒸發後冷卻所產生的煙霧,其殺傷力將不亞於
MIC ,因為每公升空氣所含毫克數,以及吸一口氣進入肺
部的毒物份量,已經夠多了。
    蒸發以外,被爆裂物炸開,也是毒物變成細微煙霧的
另一方式。  軍用神經毒氣,如含砷、含磷的有機物,由
於沸點非常高,都只好利用火藥炸成煙霧狀才能施放。
若光是打開那些高沸點(甚至呈現固態)的神經毒氣的鐵罐
子,擺在地上,是殺不了敵人的。  這一點跟 TDI 不能
殺人的理由相類似。

    MIC 和 TDI 的毒性強度,都不到近代軍用毒氣的百
分之一。  但 MIC 已經有足夠的威力,引起了一次世紀
大災難。  遇到火災及爆炸的情況下,五百噸的TDI 也
可能引發另一次,聞名世界的世紀大浩劫。

                          Lim-Ben^jin/ 林勉仁


--------------2E14456C18D936519B9C4DAA--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140.127.130.83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