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媽媽與都市改革組織(社區) (tmm)   
一般區 精華區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tmm (崔媽媽)    看板: tmm
日期: Thu Jul  1 23:36:10 1999
標題: 十年蝸牛路的成績單--專訪無住屋者團結組織理事長 李幸長


破週報 復刊第65期 [pots 65]  1999 6/25 - 7/1

十年蝸牛路的成績單
專訪無住屋者團結組織理事長 李幸長

文/陳雅雯 圖/陳雅雯、無住屋者團結組織、崔媽媽服務中心 提供



    李幸長,十年前還只是一個拼命想上研究所的中年老師,十年後的今天,
研究所還沒來得及讀,卻成了四海遊龍連鎖鍋貼店的董事長,以及阿布格小科
學家專業連鎖幼稚園的老闆,而更重要的是從來沒想過要搞社會運動的他,十
年前發動萬人夜宿忠孝東路街頭運動,長長十年的坎坷路到今天,他和朋友同
志們所推動的無殼蝸牛運動,終於在即將邁入公元 2000 年的前夕,交出了第
一張成績單「租屋支出抵扣所得稅」一讀的通過,十年來的第一炮,無殼蝸牛
們終於得以大聲歡呼,解一解長久以來胸中不平的鬱悶。



    上總是有那麼些事,就是那麼難以預料和掌控的,尤其對一個單純的不能
再單純的小學老師身上,身為無殼蝸牛的我,寧願相信這是寶島台灣的真正奇
蹟....。

    李幸長,十年前還只是一個拼命想上研究所的中年老師,十年後的今天,
研究所還沒來得及讀,卻成了四海遊龍連鎖鍋貼店的董事長,以及阿布格小科
學家專業連鎖幼稚園的老闆,而更有趣的是,從來沒想過要搞社會運動的他,
十年前發動萬人夜宿忠孝東路街頭運動,長長十年的坎坷路到今天,他和朋友
同志們所推動的無殼蝸牛運動,終於在即將邁入公元 2000 年的前夕,交出了
第一張成績單「租屋支出抵扣所得稅」一讀的通過,十年來的第一炮,無殼蝸
牛們終於得以大聲歡呼,解一解長久以來胸中不平的鬱悶。

    十年前任教於板橋新埔國小的李幸長,樣子正是你可以隨
意的想見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模樣 -- 穩定的教職、父母留
下來的大房子、溫柔的老婆和肚子裡即將出生的小孩,如
此甜蜜的生活,李幸長認為:「就差一個碩士文憑了!」
於是三十八歲的他,決定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

「我上研究所沒有什麼目標啦!我只是想要進研究所而
已,任何一家研究所都可以,只要是研究所都好。」他
說。即將邁入中年才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的李幸長,一心
只想有個碩士文憑,師大歷史系畢業的他,考過三民主義
研究所、政治研究所、東南亞研究所、法律研究所無論什
麼研究所,只要有機會進入,他都會去試試。

民國七十八年五月,是他第三年考研究所,每年都會同時
報考三所學校,接連落榜了兩次,到第三年時,自覺的已
經有把握會「中舉」,於是在民國七十七年底,他決定把
房子給賣了,閉關讀書。他希望藉由將地段好的房子換成
地段差的,大房子換成小房子,留些錢作為進研究所的基
金,以及為即將到來的小孩作準備。

大房子賣了之後,這半年間,李幸長白天到學校教書,晚
上就待在圖書館準備研究所考試,然而就在他閉關讀書的
這短短的半年間,房價開始狂飆。李幸長說:「七十七年
底,我的房子賣了 160 萬,結果到七十八年初,原來賣掉
的房子房價已經漲到 300萬元,原本想用賣掉大房子的這
筆錢賣個小房子,短短才半年的時間,我卻連一個小房子
也買不到了!我當時真的火大了!」從來都沒想過要搞社
會運動的他,一夕之間從一個單純小學老師的身份,躍身
一變成為號召上萬民眾夜宿忠孝東路的無住屋者運動的推
手。

●意外的旅程

李幸長:「剛開始只是找了朋友和學校的老師召開記者
會,後來新聞出來之後引起各界人士的注意,於是組織脈
絡漸漸的被建構出來。」當初只是因為從切身經驗出發,
1989 年5月初,基於對社會不平現象的義憤,李幸長和他
在板橋新埔國小的同事及一些朋友們,發起組織了「無住
屋者救援會」。

原定只是想趁著自己在五月到八月間暑假空檔的期間,以
自助助人的心情,引起社會各階層及政府相關單位的關
注,但是沒想到原本只是一個單純小學老師微弱的發聲,
卻引起庶民大眾廣大的迴響,整件事情至此,像止不住的
浪潮,已經不僅是個案事件,而是上萬民無殼蝸牛沈寂已
久無奈的心聲。

這一個草根團體為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個以都市改革取向的
集體行動組織。透過媒體的小幅報導,六月中旬以後,開
始有一批具都市計劃專業能力的學生、永和市民,及在石
牌教書的小學老師加入。同年六月底「救援會」改組為
「無住屋者團結組織」,確立了團結民眾,打擊房價、房
租的運動目標,並且積極進行「萬人夜宿忠孝東路」的造
勢行動。

房價一下子之間狂飆了五、六倍,不僅是古今中外罕見,
更成為台灣另一項奇蹟的尷尬,原本民眾可以輕鬆的買一
棟房子,搞到最後賣房子恐怕是比登天還難,累積的這股
民怨就在台北東區街頭的爆發了。「沒有房子,最慘的狀
況就是睡馬路嘛!要睡馬路的話,就要睡全國最貴地方
!」李幸長以最草根,也是最具諷刺性的作法,構思了八
二六「萬人夜宿忠孝東路」造勢活動。1989 年 8 月 26 
日,《無住屋者團結組織》號召了上萬人一齊在市區地價
最高昂地段﹣忠孝東路上過夜,以抗議受到財團炒作而狂
飆的房地產價格。

同年九月二十六日無住屋者團結組織於仁愛路國泰總部,
進行三天夜宿露營活動,以抗議壽險業者炒作房地產。之
後的九二八婚禮活動是在中正紀念堂舉行「百對無屋佳偶
結婚典禮」,結褵 30 載的崔長英夫婦也在其中。崔媽媽
在參加九二八婚禮後三天,因肺癌末期去世,蝸牛族將預
備成立之社區租屋服務中心以「崔媽媽」命名,做為紀
念。

●運動好手變成NGO主事者

《無住屋者團結組織》由市井小民發起,卻在運動過程
中,吸引了大批建築城鄉規劃的專業者的及關心的民眾主
動的參與,隨著 1989 年一連串造勢階段的結束,團體中
的成員醞釀了兩個不同性質卻同樣具有都市社會關懷的組
織:《崔媽媽服務中心》以及《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Organization of Urban Reforms, OURs)。

從此無殼蝸牛運動將組織劃分區隔為三個部份,「無住屋
者團結組織」繼續進行無住宅者運動及組訓的工作,「崔
媽媽服務中心」則是負責住宅服務,以及社區動員的角
色,「都市改革組織」則是扮演積極性的推動都市議題的
住宅政策,以及城市的歷史、文化、空間、社區為主的建
築規劃專業服務等業務。

三個子部門分工、角色定位清楚,繼續的為無住屋者行動
請命。而子部門「崔媽媽服務中心」以義工團運作方式從
事租屋服務,經過這些年穩定性的營運,有效的提供了一
般組屋民眾在現行租屋仲介市場惡性剝削的環境下,另一
個純度合理的服務。

●耗損體力及夢想的運動啊

李幸長笑著說:「我老婆常取笑我不如范進!范進最後還
是中舉,我卻始終沒有考上。」原本只是想賣掉大房子,
買個小房子,以便於籌措學費及照顧妻小的李幸長,從來
沒有沒想過研究所終究還是沒考上,但卻從此和無殼蝸牛
運動牽扯不清,而且到最後連甩都甩不掉的。

在第二年 (1990 年 )重返忠孝東路活動中氣勢大不如前,
李幸長察覺出社會關注的焦點及熱情不再了,官僚的敷衍
、互踢皮球讓運動的同志們疲累不堪,隨著激烈抗爭活動
的落幕,成員原本就是來自四方的無住屋者組織,在運動
激情消退之後,參與者逐漸回歸工作崗位離開組織,無住
屋運動的就剩下「崔媽媽」和OURs像還背著蝸牛重重
的殼繼續的在台北土地上緩緩的爬行。

李幸長:「大家在經過一年多的激情抗爭之後,大多離開
了組織,到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但是社會壓力一直過
來,我真的感到相當的無力!」然而披掛著「無住屋者團
結組織」理事長頭銜的李幸長,卻沒辦法像大家一樣的回
到工作崗位,政府官員隨便放出一句惱人的話,憤恨不平
民眾的電話 Call in 就會一通通的湧進李幸長的家中,甚至
有激動的無殼蝸牛們,要李幸長再次動員上萬人上街頭抗
爭!李幸長說:「接到這些電話,其實我心裡面很難過,
現在組織裡僅剩下我一個人,我要怎麼動員?」

在現實面和責任感之間掙扎著,理事長的稱謂卻成為他沈
重的包袱,怎麼卸也卸不下,於是他想到藉由參選立委選
舉,來檢測還有多少民意支持無住屋者住宅運動,即使落
選,他也可以合理的卸下這個提振不起的包袱。1992 年李
幸長參加立委公職選舉,所有的同志包括他自己在內都不
認為有勝算,但為了要讓無住屋運動有個交代,還讓參選
揹負了巨額債務。

●沒想到變成了個小恩格斯

  參選結果獲得九千九百一十票,落選後的李幸長由於
七十幾萬的債務纏身,決定白天在學校教書,晚上在中和
黃昏市場擺路邊攤賣鍋貼,同時宣示退出無住宅者運動。
原本僅是為了宣示退出運動的賣鍋貼行為,沒想到卻陰錯
陽差的變成「四海遊龍鍋貼連鎖店」的董事長,當時為了
籌措經費開鍋貼店,於是找上當時競選總幹事陳武貂來幫
忙經營。

社會運動出身的陳武貂一聽到李幸長找他和開鍋貼店,直
呼「我又不是神經病!」後來為了說服陳武貂的加入,李
幸長寫了一份文情並茂的「連鎖鍋貼店企劃書」。李幸
長:「我當初只是要騙他進來幫我經營這家鍋貼店,沒想
到現在鍋貼店卻一直照著原初的規劃案在走。」當初三個
鍋貼只賣十塊錢,從來沒有人用連鎖店的經營方式把來作
鍋貼生意,但他們卻越作越大,從1993年的第一家直到現
在,台北地區共開了二十四家。

早已脫離了「無殼蝸牛」的行列李幸長並沒有對社會運動
忘懷,他每個月都捐出經營收益的五%,提供給社會團體
作公益活動,每個月也固定捐出三萬元,作為OURs的維
持經費。而OURs或者城鄉所的聚會,也都不忘的叫幾份
「四海遊龍」鍋貼填填肚子。最近他規劃了一年多的「阿
布格小科學家專業連鎖幼稚園」即將開課,李幸長即將再
度執教鞭回到教育的崗位。

●買國宅可以抵稅,為何租房子不可以

李幸長:「過去我們太潔癖了,不希望和政黨有任何的連
結,不想被掛上政治色彩旗幟,但是法案的推動,其實需
要有政黨的力量來支撐。」無住屋者團結組織早期的社會
運動,幾乎是忙著群眾的動員,即使如十年前在政治環境
仍舊緊張的時刻,八二六的萬人遊街行動,以及九二八婚
禮活動造,雖然獲得社會廣泛的認同與支持,卻仍得不到
政府相關部門具體的反應。

造勢行動、動員抗爭,幾乎耗掉所有人的精力,每個人燒
盡自己的蠟炬,卻仍然看不到具體的成果,李幸長對於感
慨的表示,以前不管是無住宅運動組織的人或是這些城鄉
所的師生,來這裡的人每個人都是義務性日以繼夜、不求
回饋的付出,每個人都是犧牲又奉獻的把自己的蠟燭燒到
最後。

十年後的今天,對於大多數健忘的台北市民而言對「無住
屋者團結組織」這名字日漸淡忘,但無殼蝸牛運動卻從來
沒有停下腳步。自從民國八十一年底立委選舉,李幸長揹
負十一公斤蝸牛殼苦行落選後,隨著李幸長宣布退出江湖
擺路邊攤賣鍋貼還債,無住屋者街頭運動就逐漸進入了沉
潛階段。這七年間來,「崔媽媽」和「專業者都市改革組
織OURs」都在艱困的環境中堅守其立場的持續運作著。

直到今年年初蕭萬長提出的缺乏排富條款且有鞏固房價為
建商解套之嫌的 1500 億「振興建築方案」,尤其其中長
期忽視的租屋者的權利,才又把沈寂多年的無殼蝸牛運動
喚醒,「無殼蝸牛聯盟」的三個組織 -- 「無住屋者團結組
織」、「崔媽媽」和「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
發起「無殼蝸牛經濟正義聯盟」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街頭造
勢活動及遊說立委推動相關法案的修正。

面對行政院突如其來的 1500 億「振興建築方案」的草率
政策,OURs理事長曾旭正和崔媽媽服務中心的林德福,
又找上了退隱江湖六年之久的李幸長,李幸長又燃起熱誠
的忙著趕快處理、交待鍋貼店的業務而投入世紀末前最強
力的一波無殼蝸年運動。老同志的聯手出擊,而有了十年
來的第一張成績單 -- 通過修正所得稅法第十七條,將租屋
支出比照購屋貸款利息,扣抵所得稅,且每一申報戶每年
扣繳數額合計以三十萬元為限。

●無住屋運動裡永遠的「神主牌仔」兼「長」工

李幸長:「我常說我自己像布袋戲偶,更貼切一點的說,
無住屋運動一直進行到現在,我大概就是一塊招牌而已,
甚至是招牌裡的那塊鐵板,鐵板上『無殼蝸牛』那四個字
不是我寫的,而是城鄉所那些研究生幫我寫上去的。」

在台灣的社會裡,的確沒有多少人能夠像李幸長這樣,這
麼由衷樂意的接受自己成為所謂的「傀儡」或「招牌」的
角色,從一個小市民的身份出發,從確立了運動的階段─
造勢、立法、監督,到運動的路線─和平、非暴力、幽默
並超越政黨的路線,以及運動的策略─非體制化的社會抗
議結合體制內的談判與溝通,一連串鮮明的議題方針的構
思行動中,李幸長總是「聽多於說」的接受專家的意見。

李幸長半開玩笑的說自己有著的濃厚的自卑性格:「我小
時候成績很差,初中還曾被留級,高中三年也補考六次
!」這樣的求學經驗讓李幸長成為一個謙虛,且懂得尊重
專業意見的社會運動領導者。「無所爭、無所求」的中庸
個性及鄉愿熱情,在組織運作初期,逃不掉的被硬是被拱
出來當「神主牌仔」,這些年,無論他用任何方法想卸調
掉這身份,但是同志口中「神主牌仔」的這稱謂,卻就這
樣跟著無住宅運動被喊了十年,一直到現在,還繼續的被
差使供奉著....永遠都卸不下來了。

=====================================================================


破週報 復刊第65期 [pots 65]  1999 6/25 - 7/1

編輯室手記
文/黃孫權 


記得參加萬人睡在忠孝東路時的狀況,夏夜睡在每
坪上百萬的熱水泥地上,遊戲心情參雜著悲喜交半
的狂熱。不是學生運動的憤恨,沒有聽叛客樂的破
壞感,當然也不是後來參加春天的吶喊的胡士托夢寄託那
種青春嘻皮過渡洋溢的氣氛。睡在周圍的全是學生、有點
保守的「中產階級」、老師和公教人員。在完成破世界金
氏紀錄最高集體纏捲共眠馬路人數後,誰也不知道這群善
良市民會走向哪裡。

那時的李幸長還是個老師,前台北都發局長、現在騎腳踏
車去台中市政府上班的張景森也還只是個城鄉所博士班學
生。當時日本朋友看到台灣的無殼蝸牛運動,傾羨中還帶
著神奇的讚佩,日本東京市為全世界房價最高之處,也搞
不起這樣以集體消費為主,帶著歡樂氣息上街爭權的城市
美景,運動使得城市成長,也使得參與運動的人進步。

經過這群運動洗禮的人,紛紛在自己的生命中開出異果,
踏出在正常工作與學術之外的另途,無殼蝸牛聯盟分身為
無住屋團結組織、崔媽媽服務中心、專業者都市改革組
織,從運動長大的學生變成了NGO組織的悍將,而李幸長
先生也從單純的老師變成一個城市改革者。

這位城市改革者曾參選立委,失敗後重回教職一段時間,
然後開始他的「四海遊龍」鍋貼店還選舉債,後來變成二
十四家連鎖店的老闆。賺錢之後不但長期金援專業者都市
改革組織,也在今年無殼蝸牛運動捲土重來時出錢出力,
雖然他老說是被「拐誘」的,但是可沒見過如此豪爽心甘
情願被騙來搞運動的人。

或許每個人對於社會運動都有不同的夢想,每個人也都企
圖在問題與自己幻想的典範中找答案,但唯有經過運動洗
禮的人,我們才會變成完全不同的人。十年了,人生或者
載浮載沈,但這一次無殼蝸牛交出第一張真正的成績單:
「租金減免所得稅」並不單薄,它至少說了一件事:對比
於那些對國家有慾望,一心想進入體制改革的人而言,這
是一條更有價值,也許更有趣的路。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210.244.23.50 [已通過認證]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South BBS * From: 210.244.23.50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